异乡人

不逆不拆不女体(这三个非常非常雷)
不定期更新,字数不定
维勇/利艾/叶蓝/露中
重度cp洁癖
吃双勇。
低调做一个小透明。
尊重理解差异
不黑不吹不惹事,平平安安是好事

【维勇】白百合(中)

【注意】:属于不是维克托会被打系列
具体设定请看白百合(上)
附加,本章有变态的的维克托
含有较多回忆
本章含14岁不良少年维

04
跨过爬满青苔的门框,黑发少年怀里抱着一小盆瓷器做的花盆,花盆里是盛开的雏菊,少年撑着伞,路上的积水因小跑而四溅,雏菊因为奔跑而在空中摇曳,少年茶红色的眼闪闪发光,带着满心的欢喜,想要将这番美景与人分享。

“给你!”小男孩羞涩地把头撇到一处,脖子与肩夹着伞柄,双手捧起那盆雏菊,递到银发女孩面前。白与黄填满了女孩那蓝色的眼睛。她惊讶地停止了哭泣,伸手接住了那沉甸甸的花盆,抬头望去,小男孩开心地笑了。女孩心仿佛融化了一般

“白色的花瓣,很适合你啊。”男孩指的是小女孩那头银发,非常的漂亮。就像公主一样“雏菊的花语除了开心,还有‘美人’的意思哦。希望你变得越来越漂亮!”

……

再一次醒来,阳光已透过纱质的窗帘照亮屋内,透过花纹在被子上印出百合的图案。维克托的长发被勇利压在了头和肩下,可维克托他没有说话,同样的,勇利的头正枕着他那估计因发麻失去知觉的手臂。但是他却一直没有出声。心早已被填的满满的了,没有空位去想别的了。

勇利惊慌地抬起头,想要减少维克托的负担,起身后才发现,维克托盯着勇利已经出神了,那样的专注和认真,手上的戒指被阳光应得金灿灿的,提醒着昨晚的一切并不是假象。一切都很顺利,勇利已经是他的了,指尖轻触勇利的面颊,维克托像爱惜宝石一般细细抚摸,慢悠悠地去品味勇利皮肤上的每一点不同,在维克托眼里,勇利永远是最特别的。

“早上好,我亲爱的勇利宝贝”

“早,早啊,你要吃些什么?要洗个澡吗?”

维克托支起身子,勇利慌忙的想要跟着起来,肩膀却被又大又宽的手掌定住了,他没有退缩任由着维克托来,曲起双腿,颇为正式地坐直了身子,维克托见状,不免觉得有些好笑,轻轻在勇利饱满的唇上留下一吻。可爱,呆呆的小猪猪。

“早安吻,不能少哟。”

像是故意忽视勇利的问题,维克托揉了揉勇利有些凌乱的发梢,离开温暖的被窝和勇利,笑盈盈地下了床。拾起丢在一旁乱七八糟的衣物套上。

“早餐,我来准备哦。”维克托一边套下衣服一边回复刚刚的话,顺便拾起勇利的衣服整整齐齐地叠好放在床尾。

话罢维克托直径离去,留下满脸涨红的勇利。勇利发愣了一会儿,悄悄伸出手捂住脑袋,维克托掌心的温热还留在上面,好像这么触碰就会像牵手一样。勇利按住了嘭嘭直跳的心,真是的,维克托总爱忽视自己不想回答的问题,他想起了一些事儿。

那是11年前的事情了……

05

18岁的胜生勇利在毕业那天偶然的收到了一份礼物,一个银色头发的男孩,维克托,捧着礼物从学校跟到了店里,由于勇利带着耳塞,维克托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时机送出去。

一路上感觉十分怪异,好像有人紧盯着自己不放,几番绕路,勇利终于在快进家门时忍不住回身瞧瞧,猝不及防的维克托赶紧站定脚,紧张地将怀里的盒子抱紧了。他们互相对视,空气中弥漫着奇怪的气氛,维克托略有些紧张,但他还是做出了和往常一样坏坏的微笑,就好像恶作剧得逞的小男孩。

“嗯——有什么事吗?”勇利托长音,偏头询问,露出了一个友好的微笑。他大致打量了跟前比自己矮上半个头的孩子。国外的女孩子?啊,是男孩子,穿着男生校服。领带歪歪扭扭地系着,脸上和手臂上留着些许新的伤痕。

“送给你,前辈”维克托双手托起礼物盒,送到勇利前面,勇利有些迟疑,不太敢接过,因为维克托——笑的那么让人误解。

“前辈,送给你”维克托又强调了一遍,几乎要把礼物强势的塞进勇利的怀里。虽然有些为难,但勇利还是接下了“谢谢你。”恶作剧?到时候在处理吧……想着,勇利就要赶紧抽身离开。

要张口道别的时候却发现维克托一脸期待地看着自己,勇利却发难了,万一真的是礼物,就太对不起人家了。

“要我现在打开吗?”

勇利询问,他听说欧洲人会在收到礼物时第一时间打开,并回礼。斟酌片刻,勇利出声。

维克托激动地点了点头,眼睛亮闪闪的。“我觉得他特别特别的合适你,这几天犹豫着不知道要送你些什么,看到这个立刻就买下了,祝您毕业快乐。希望你能喜欢。”

看到维克托无害的表情,勇利有些内疚低下了头。差一点点就辜负了别人一片好意。勇利严肃且小心地打开了盒子,怕伤到了里面的东西。盒子挺大,可以装下一个篮球的程度,但是却不怎么重,勇利有些期待,直到从从缝隙里看到了悄悄冒头的白色的花瓣,勇利变得雀跃起来。

是花!勇利迫不及待地打开盖子,发现里面塞满了白百合。勇利惊叹,花开的非常的漂亮,以至于他现在就想回店里把花取出来。勇利开心地忍不住笑弯了嘴角,露出了白白的牙齿。

“谢谢你,我非常非常的喜欢!”

这是傍晚,本来一路上一直都没什么风,不知怎么,小小的吹起了一阵清风,吹得维克托难以把持,心叫那个荡漾,他偷偷地看着眼前的心上人,遮住了光源,但背后却源源不断地向外洒出暖洋洋,橘色的暖光,就像天使一般,维克托又忍不住悸动起来。

“你喜欢,那就再好不过了。”维克托捂住眼,略有羞涩。

太耀眼了,真的天使!维克托感叹道,太美了。太喜欢了。好想一直一直在一起。这份心情就像一颗小小的芽苗种在心里,他果然还是喜欢这个人。

勇利噤声,盯着维克托的脸上,和因衬衫向上折起,露出手臂若有所思。莫名其妙的安静让气氛变得尴尬不已。维克托心里大叫惨。

“对了!过这边来!”勇利抱着礼盒,快步走进店里,向维克托招手。勇利从急救箱里翻出酒精和棉签,重新回到店面里急切地在一群花堆中来回扫视,他得回礼,回些什么好呢?几番纠结下,最终目光锁定在那几束向日葵上,勇利小心地拾起,包装,然后慎重地交到了维克托手里。

维克托征征地接下,抱紧了怀里那开得正旺盛的向日葵,脸朝着勇利开,就好像那就是它的太阳一样。他开始怀疑勇利很早之前就认识他了。

“向日葵,在爱情里,虽然是沉默的爱的意思,但是,我觉得还是要把它送给你,它的另一个花语是,对生活的热爱,勇敢追求想要的幸福的意思,虽然不知道你发生了什么,但是——”

勇利扯过维克托的手臂重重地把消毒酒精涂抹在他那伤痕累累的手臂上,维克托吃痛的嗷叫,勇利轻轻将他遮住眼睛的发丝往后撩去,回了维克托一个温暖的笑容“我还是希望能能更积极一些地生活——”

……

“勇利,吃早餐了哟。”维克托托着一碟食物,放落在床边的矮桌上,屋内铺满了榻榻米,勇利除了床没有任何可以坐的地方,一看就知道,平时都坐在地上,还好地面不凉,要是感冒了就遭了。维克托无奈笑笑,手穿过勇利的腿窝,稳稳的将其从床上抱起,勇利吓了一跳。揪紧了维克托臂膀上的衣服。

“维克托,我可以自己走的!”勇利慌张地请求,总觉得麻烦别人不太好,他挣扎着试图落地。

“我的勇利~”维克托看样子完全没有在意,突然笑地很奇怪,凑近了脸在毫无防备的勇利鼻子上小小的咬上一口,惹得勇利心又是一阵小鹿乱撞。维克托俯身把勇利放在地上,眯起眼睛愉快地问“你的屁股还好吗?”

“啊?”勇利微愣,认真地思考了一会儿,无意识的手摸向了尾椎。……屁股?像是想到了什么,脸渐渐变得蒸红。手揪起维克托用来撑头的臂肉,恼羞成怒喊出声“维克托!”

“哈哈哈哈……”早已在勇利身侧就坐的维克托发出爽朗的笑声,好看的唇薄随着动作一颤一颤的,啊,是心形的……勇利看得出神,不知不觉已将食指点上男人的唇朱。维克托停下小声,本以为是让自己噤音的表现,可抬眼看去,勇利那亮闪闪像是发现宝物一样的眼睛却出卖了他。

“维克托,我昨晚是第一次……”突兀的,勇利忐忑地说出了这句话,眼上下飘忽不定,像是想要对昨晚的事情做解释。

维克托闭紧了双唇,胸膛震动,闷笑。舌头卷起勇利的指尖,来回打转。勇利想要抽手离开,维克托却迅速牢牢地握紧了手腕。

热度从指尖传开,两人间的空气变得燥热起来,气氛不知道合适变得暧昧,勇利仿佛置身于充满甜蜜糖的空气中,激动不已,又害怕得躲避实现,令自己浑身酥软,发麻。

“勇利……”

维克托将勇利从地上抱起,粗鲁推开桌面上的食物,因为离地面近的原因没有泼掉,维克托困勇利于桌子和自己胸膛直间,两人距离越来越近,二人就这么直勾勾地对视着。勇利的脑袋里一片混乱,蓝色的眸子像海水一样就要把自己溺死……当维克托微凉的手指顺着自己腰窝慢慢下滑时,勇利闭上眼打了个激灵。

“维克托……这是早上。”

勇利支起身子表示抗拒,坐直后,低着头居高临下地看着维克托的眼,维克托顺势抚上勇利的脸颊,勇利舒服的轻蹭掌心

“好的,我们先来吃饭吧。”

反正勇利,已经逃不掉了。

……

06

……

太阳已经落了,天变得阴沉下来,与刚刚不同的气氛,变得阴凉。像是在昭示着什么。

面对期待不已的勇利,迷茫的维克托接下花后,任由着勇利帮自己包扎,心情略有些复杂,不得不说,这花语,好像有点切合现在的自己。难道自己的那些小心思被人看光啦?他忐忑地思考着,抬眼偷偷瞄了一眼勇利,他笑的很普通,好像并不打算把这当回事。

空中细细飘落几点雨滴,那是大雨的前兆,维克托抬起头,不知什么时候天早已经暗下来了,勇利担心地看了看外面的天气,不由得有些为维克托紧张。

“诶……你就现在这里坐着吧?你叫什么名字?”

勇利叹气,伸手牵引着维克托往楼梯上走,一边担心维克托,询问他家里的情况,有没有人方便过来接送,像是不自觉的,把维克托当成令人操心的小孩,维克托忍不住皱紧了好看的眉。

“维克托……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我的名字。”

维克托故意忽视了勇利的关切,岔开了话题,询问起勇利毕业后的打算。聊到了很晚很晚,可大雨还是下个不停,他有预感,今晚是不会停下来了。

他与勇利并排坐在榻榻米上,两人挨得很近,可以闻到勇利身上的草香味。清新的感觉让维克托惬意起来。他微偏身子,双手撑后,头靠在自己的肩上,细细的观察起勇利来。

不算特别好看,但是那清秀的脸却意外的怎么也看不腻,话说睫毛好长,眼睛好漂亮。长得看起来好小啊,真的是高中毕业生吗?马上就要大学了哦?维克托在心里小声地吐槽道。

“维——”

“维克托!”

直到一只手在他眼前晃动,维克托才回过神来,一张放大的脸凑到自己面前,圆滚滚的眼珠子正慌张地盯着自己看。是勇利啊……不小心看出神了。“啊……不好意思”维克托迷迷糊糊地回答着。

“维克托?怎么了吗?不舒服吗?怎么办?要不要先睡下,我去帮你拿药!”勇利扯过一旁的毯子披在维克托身上,维克托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在勇利起身的那一刻,被维克托粗暴地扯了回来,压在身下。藏了几年的感情就这样发酵,然后爆发。

笨蛋勇利,总把我当小孩子看。

“胜生勇利!我喜欢你——”维克托几乎是吼出来的,握住勇利双臂的手不断缩紧,吓得勇利不敢出声,瞪大了眼睛,半张着嘴,他不知道该怎么表示自己的震惊。勇利伸出手,抓住了维克托垂落的长发。

……什么?这是没有把自己说的话放在眼里?
维克托像泄了气一样,就这么松开手了,脸拧成一团,好像不知道要怎么表达心情表情变得非常奇怪,失落得像一条败家犬一样垂头坐在略发凉的榻榻米上。明明刚才觉得不凉的……

“对不起!就是觉得你的头发非常的好看……”勇利随后支起了身子,略微愧疚地看着维克托,眼前这个男孩子,就像快要哭出来了一样。手贴着脸,用食指挠挠面颊,在尴尬中勇利突然开口“如果……”

维克托抬头,眼里好像又充满了希望,望着眼前这个领他刺痛不已的男人。

“如果你将来成为了出色的人了……我就嫁给你,做你的夫人,任你喜欢……”勇利用非常非常小声的声音回到,脸渐渐别到另一处。太羞耻了。

“如果你想嫁给我也可以……”

勇利小声地补充到,因为眼前这个男人,比起自己稍微女孩子气了些。不过,将来是个很长的概念,而且出色这个词也非常迷糊,也许这个人没准只是心血来潮,相信眼前这人坚持不了多久就会放弃了吧?

“这是你说的!”维克托突然抓住勇利右手的无名手,在指根留下一排牙印,像一只戒指一般。“你会嫁给我,成为我的夫人——”维克托前倾稳稳地在勇利的唇瓣落下一吻,勇利脸“蹦——”地一下爆红,捂住唇满脸不可思议。

“这里,我先预订了。”要等我哦勇利,等我变成出色的人回来娶你。

维克托默默地给心里定了个“小”目标。自从那以后,维克托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

骄阳正好,无雨无风,22岁的勇利推开了紧必的大门,把门上的木牌翻面,门口不负众望地又一次出现,一瓶牛奶和一朵白百合。留下“送给亲爱的勇利”字条就没有别的了。

“勇利的追求者又来了呢”织田夫人打着趣,一面将一盆开得正艳丽的白百合放在门口的花架上。“真是坚持不懈呢。”话罢,咯咯咯地笑了起来。

“您就别嘲笑我了……”勇利无奈的摇摇头。蹲下身子,勇利执起那朵白百合,细闻花朵的香味,偶尔,气味不知为何与普通的白百合味道不同,有点腥臭味,可能是运输的时候出了问题了吧?小心地拆开牛奶的盖子,勇利捧在手心里,温温的,好像刚刚放上去一样,虽然很多次早上偷偷向窗外看,期待着送牛奶的人到来,可是每一次每一次,都没有人在,每周六都会准时的出现在自家楼下。

纳闷着,勇利“咕噜噜”地大口饮用牛奶,一块粘稠的液体从舌尖划过,又来了,这种奇怪的粘稠物。是牌子特有的吗?有点奇怪,但是挺好喝的。舔了舔唇瓣,勇利愉快地将奶瓶放回原处。像没事人一样继续工作。

说不在意这个是假的,虽然很多次想过是不是维克托送的,但几经打听说维克托已经离开了,本应该高兴的……不知为何会变得那么失落,心好像骤停了一般。真的一次都没来找过自己呢。

自那以后已经过去了四年。自己顺利的考上了理想的学校,平时没有课的时候会帮忙经营花店,平常都是织田夫妇打理,比起自己,他们更像店长。维克托的事情,是应该忘记了……反倒是这些花一直在陪伴自己,若送花的人出现,就接受他吧?

像是老天爷回应一般,第二周六天早上,勇利看到一个男人鬼鬼祟祟地在窗边徘徊,手里拿着一封粉红色的信封。在看到勇利的时候,颤抖着手递了出去。

“请答应和我交往!我,非常喜欢胜生君!从你这里买花的时候,送给我的笑容让我非常喜欢!”男人紧张得低下了头,看着自己的鞋尖。

“那……这些每周,都是你送给我的?”勇利捂着有些悸动的心脏,略期待的询问。

“诶?”男人顺着勇利的指间的方向看去,一瓶牛奶和一朵百合花。男人纠结地捏紧了信封,犹豫了一会儿,缓缓开口到“是,是的!”

“可以哟”勇利按耐住内心复杂的感情,假装淡定地答应了。再见啦,维克托……

……

“唔……唔”睡梦中,好像有什么东西一直卷弄着自己的舌头,暧 昧的声音从二人口中发出。浑身燥 热不已,银色头发的男人不停地 缠着自己的身体,愛 撫,挑 逗,浑身乏力,欲 求不 满,股 缝间有硬 挺的东西抵着自己。好像有什么要喷涌而出……

“——?!”梦中惊醒,勇利已是满头大汗。又来了,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回了,做着这样奇怪的梦。勇利捞起被汗水浇湿的刘海大口喘着气。

自从和加藤开始交往,就不停地发生奇怪的事情,做着奇怪的梦,越来越嗜睡,莫名其妙打开的浴室的照明灯,本应该反锁上的门却莫名其妙地打开了,安置了摄像头之后,发现什么也没有,就像灵异事件一般,可偏偏自己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自己这是……出问题了吗?勇利闭眼绝望地想着,既然对自己生活没有障碍,也没有什么人受伤,那就……算了吧?勇利像是放弃一般,又躺回了床上。冷静下来后,口舌莫名变得干燥,勇利拿起一旁的水杯一饮而尽。困意再一次袭来——

一个月后,加藤给勇利扣了绿帽子,二人分手,一切又恢复了本来的平静。

“所以说这是绿帽子的前兆???”勇利揪着头发抓狂大喊。

闻声,楼下的银发男人愉悦地眯起了眼。目标牢牢锁定了屋内的勇利。

“勇利~我可爱的宝贝。”男人宠溺地唤着,抹掉了瓶口的牛奶,送到嘴边舔舐。意味深长地望着那紧闭的窗户。“再等等……我马上就要来接你了哦~”

再差一点点,就可以把小猪猪捆起来娶走了。

————未完————

沉甸甸的花盆是沉甸甸的爱呀~希望维克托长成小美女结果变成大帅哥还把自己给上了。

白百合的花语是纯洁,和勇利读音很像

维克托没剪头发是因为勇利喜欢。但是25岁的维克托已经不像女孩子了非常非常的成熟。我在文里写不出来大家自行脑补一下下。

评论(7)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