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乡人

不逆不拆不女体(非常非常雷)
不定期更新,字数不定
维勇/利艾/叶蓝/露中
重度cp洁癖
吃双勇,拒绝任何攻变受的成分

【维勇】21克的爱

05

在维克托小的时候,父母便离异了。他们各奔东西。母亲带着阿尔娃,凭着家族财大力大,硬是嫁给了雪国国王,父亲带着维克托离开了将他捅得满身是伤的是非之地。投奔到正在巢羽当大官的亲戚。

母亲偶尔会非常想念维克托,维克托偶尔回去看看。因为才华天赋异禀,雪国国王三番两次想让他强制留下。维克托全部拒绝。

如今,这次回来,是国王早已计算好的,派了各种来自各地的高手,暗中监视维克托并强迫使他留下。这次赶来确实带来了自己的手下,自己与亲信早些到达雪国,后来的人被一一拦下,取不到联系。

看来是被摸底摸的透透的。倒不是维克托没有本事溜开,是因为他不能离开,这可是……所以,必须留下。

这一过,便是一年。

维克托愤愤想到,搂紧勇利就是一顿亲。胜生勇利红着脸傻傻痴望。没有拒绝。

群众一片惊呼,对维克托的行为表示不解,只见维克托在众目睽睽之下,带走了黑衣男子。

维克托执起勇利带着棕色棉手套的手,直到马前,心细地将面具藏在了胜生勇利宽大的袖口里,他知道胜生勇利里面一定穿着巢羽国的服饰。

“殿下,请上马。”维克托微微躬身,做了个请的姿势,胜生勇利便和以往一般,借着维克托坐上了马背。维克托牵起缰绳,示意部队继续前进。

与维克托有些熟的人大概都知道了些什么,便各干各的的没有再多打扰,四处突然清出了一片空地。

“殿下,您这些天过得好吗?”维克托如此问到,与以往口气完全不同,尊敬,迷恋,这些在平常完全不可能遇到的维克托。

胜生勇利没有回答维克托,一旁偷听的人以为胜生勇利没有听到,都好奇地向他看起。

此时的胜生勇利眉头放松,眼神懒散,坐姿极其端正典雅。视线一直盯着处看,接着像是想到了什么,胜生勇利突然嘲笑般地笑起来,好像在对他们表示轻松与不在乎。

胜生勇利正盯着不远处的一群人傻笑。在别人眼里看来是这样的。因为众人随他的视线看过去,什么也没有。可这时候,眼力敏锐的克里斯才惊奇地发现一群可疑人混进了人群堆里。

而且……胜生勇利的四周散发着不俗的气质,像极了幕后的掌权者。思索着,克里斯不禁眯起了眼睛。

“啊,不好意思,你刚刚说了什么?”像是装出来一般,胜生勇利变了神色,有些慌乱地回了维克托一个带着歉意的笑容,手无足措有些狼狈,有些过了的慌张。“对不起……总是这样走神什么的。”

“不会,我的殿下。”维克托弯眼笑着,嘴角再次上扬,每每和胜生勇利在一起,他总是笑的那么欢,他没有一刻不盯着胜生勇利,一切细节都看在眼里。他想跟胜生勇利坐在一匹马上,但是他不能。在这样的情况下。

他开始怀念在巢羽的宫里与勇利共骑绕湖观赏的时候了。

他突然想到,那天,巢羽的国王与勇利的各个alpha兄弟姐妹们在喝下午茶时,勇利去练舞的归途正好遇见,便坐下与他们一齐讨论,那时的维克托就在一旁守候。那年的勇利,仅有10岁。

“近日,父皇正与北漠交战,现在北漠提出停战,你们怎么想?”

“儿臣认为,继续与北漠交战,将北漠一网打尽。”

“儿臣认为,就这么妥协比较好,毕竟双方损失都挺大。”

“儿臣认为就应该打到底!”

于是四五个未来皇储候选人们就吵的不可开交。

看着他们滑稽的样子,一个没忍住勇利不小心就小声地笑起来了。“噗呵呵”他赶紧讲嘴遮掩,装作什么事也没发生。维克托却听到了,因为很近。

勇利的父皇眼也很尖,就发现了勇利的举动“勇利?什么事情,笑得这么开心啊?”他的父皇捏了捏他的鼻子,乐呵呵地将剥好的橘子递给他。

“我是觉得,皇兄们思想太过于浅薄”勇利小声地凑在父亲耳边说到,话罢乖巧地缩回位置上吃橘子。

“哦?那你怎么看?”

“父皇,如果我是王的话,我必须考虑到这个事件的全局”他顿了顿,把果子放下,颇为认真地说到

“现在,我们与北漠正打平持,双方势力相均,北漠刚立国不久,物资不足,却能跟我们打个平局,可见这北漠的王作战的布局很周全。眼下,确实是这样,可是,北漠正如我刚刚所说,立国不久,又处于沙漠,有绿植的占地很少,可见打不了持久战,我们可以封堵他们的商路,限制他们的行动,物资慢慢地就会被我们消耗殆尽,时而打他们,时而不打他们,让他们提心吊胆。我们可以将这块土地慢慢地蚕食干净。”

勇利眯起眼,轻哼道,接着道“这样,大漠,迟早是朕的领土。”茶红色的眼睛里,充满了满满的野心和自信,一瞬间,击中了维克托的心脏。他的父亲也有些震惊。

胜生勇利,比维克托想象地还要出色,太耀眼了,得遮住才行。

睁开眼,望着马上勇利与那时一模一样的神情,维克托舔了舔下唇。

“殿下,我的殿下……”

当众人以为忠犬向主人露出獠牙时……却没想到这一切都只是二人的阴谋。

路程一共三天,到达了雪国国都。

“殿下,还请小心。”维克托握胜生勇利的腰,伸手接住了正要下马的胜生勇利。一直到落地,仍然保持着这个姿势。没有了刚刚的严肃。维克托此时对胜生勇利多了几分无赖。时不时捉弄一下胜生勇利,看着脸红害羞的胜生勇利,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

一旁的尤里算是真的忍不住了,想要上来给维克托来个一脚,但被维克托躲开了。

一旁的尤里咬牙切,烦极了这对人。“这就是你们说的胜生勇利?我看不怎样,普通到了极点”

“不要以貌取人哦尤里”克里斯意味深长地言道,视线一直在胜生勇利身上围绕“要不是维克托,我可能已经对他有想法了,他的臀可真美。”话罢,吹起了口哨来。

“我家殿下可不简单。”米拉此刻有些自豪“就好像伪装起来的毒蛇猛兽,一旦爆发,必将你撕裂,除了维克托,我从没见过爆发如此之高的人。”

“哼”尤里表示不感兴趣,可心里却开始了些盘算。

维克托和胜生勇利,一后一前,前者在身后引路,后者时不时赞扬几句维克托的故乡建筑的美丽。一路上有说有笑,一下子,便和众人走散了。这明显是有意之为。

“雪国到处都被白色覆盖,这样的景色令我很吃惊,还是第一次见到,在皇宫的时候,因为每次起来,雪都被扫干净了……”这里有些空旷,鞋板因与地面摩擦发出了“哒哒”的声音,和胜生勇利说话的声音。维克托一直没有说话。

胜生勇利停下脚步,转身站正,望向维克托,此时他们的距离有些儿远了。“抱歉……是我说太多了了吗?”

胜生勇利尴尬地哈哈了两声,保持了沉默。也是,这个时候来到雪国,对维克托造成了不少的困扰了吧?现在人也见到了,是不是可以回去了?为了拉开距离,勇利马上就爬上了二楼。心情越来越沉重。

“那个,维克托,我……!”身后几乎没有任何脚步声,一只手猛地将胜生勇利往一旁的屋子里扯去,几下踉跄后,那人不忘带上门,抓着胜生勇利的肩膀强迫他背对着那人。那双有力的手臂的从勇利的身后紧紧地将勇利圈住,鼻尖戳着勇利的颈脖。那是一个危险的地方。

“!”胜生勇利倒吸了一口凉气,有些紧张地抓住了圈着他的手臂,浑身僵住了。

“别怕,勇利,别怕……”维克托用那充满磁性的声音在胜生勇利耳边低喃,拼命的隐忍些什么。银色的发丝不停地磨蹭着勇利的颈侧,那人已埋在那里了许久。

“你怎么来了?”维克托抱着勇利像个小孩一样学着企鹅走路向左向右摇晃,勇利无奈,只好跟着他左右摆,想了想,用极其小声的声音说到“已经一年多没见过了……”

又是这般含蓄的言语,维克托惩罚性地咬住了勇利的脸蛋。“你若是想我了。就直说。”他停顿到了一会儿,接着道“我想你,我想死你了,我的勇利,我亲爱的勇利。我的玫瑰。”

一连串的冲击让胜生勇利刷地一般脸红透了。他忙挣脱维克托,走到另一头,抬起手臂想遮住自己的脸,天啊,这太刺激了。如果不是太明显,他都想要蹲下来把自己的脸埋进腿里了。

“我想你。”

勇利用极其小的声音回复到。脸上的绯红已蔓延到耳根子。让身后的维克托看得一清二楚。忍不住嘴角的笑意,咧嘴笑成了心形。

对维克托来说,听到这样的话已经是一个大惊喜了,勇利太害羞了。他一直都知道,所以并没有强求什么。

这时候,勇利才开始观察起这个房间来,青灰色和白色为主,与银灰色,深灰色,黑色,交错交杂。整个房间散发着成熟与稳重的味道。

“勇利。”维克托搂紧了勇利,把他往墙边压。他凑近勇利的颈脖不断地吸气。是一股淡淡的艾草的味道。一般的艾草都会有些刺鼻和辛辣,但勇利身上的艾草味,并没有那么浓重,只是淡淡的清香,如果不仔细闻的话,还以为是肥皂的味道。每次闻到,维克托都会觉得神清气爽。这是,属于勇利的Ω的味道。

“不,别闻我的味道……”勇利挣扎着,并不是说他讨厌维克托紧紧抱着他,他只是不想让维克托闻他的味道,比较……那可是艾草,很多人都说艾草很臭,又很土,经常在爷爷奶奶家里闻到。一想到这里,勇利转身就推开了维克托,有些难为情地垂着头,搂紧了身上的袍子。

“勇利,你讨厌我吗?”维克托受伤地看着遮遮掩掩的勇利,沮丧起来。

“不!不是!”勇利忙摆手否认到“只是……只是很多人闻了我的味道说头疼,说难闻,所以,所以维克托还是离我远一点比较好!”说完,小心地向后退了几步,一下子就靠到了墙上。

维克托不依,立刻跟了上去,双臂撑在勇利身两旁。“为什么?我很喜欢勇利的味道哦,很香,闻着很舒服”说完又凑近了些。对维克托来说,越多的人讨厌这个味道越好,这样他就能更加的,比任何人都更接近勇利了。他和勇利几乎要完全贴在一起了。

“那……那好吧。话说,这里是?”勇利抱住维克托的腰,透过他向他的身后看去,这件房间,布置真的和在巢羽的放假太像太像了,除了色调的不同,在巢羽的房间,色调比这要暖很多很多。

这间房间,好像充满了禁欲与孤独一般。

“这是我的房间哦”维克托笑眯眯地看着勇利,一股冷冽的味道扑面而来,说不清是什么,但就好像雪国雪飘落时,那种味道,形容不来,形容不清,却让勇利混身发热。“你,维克托……”

“勇利,我可是个alpha哦。你居然敢和一个alpha共处一室,抱在一起。很危险哦。”维克托装出一副认真担忧的模样,愈是唇覆在了勇利的后颈上。

“你……”勇利真的不知道怎么吐槽这个人才好,他总是喜欢引导自己说一些羞耻的话,要是不按照他的意思说下去的话,就会变本加厉地“欺负”自己。“因为是维克托,所以……没问题。”

“勇利!”维克托开心地把勇利拦腰抱起,一步步往床那走去,勇利一下子慌乱起来,对他来说,还是太刺激了,这样的事情,他们连接吻都没有做过!“今天就开始让你好好适应吧~^♡^没关系的哦!只是亲亲你而已,不会做到那个地步的~”

——————未完——————

上次买到了舒肤佳艾草味的香皂……太喜欢了,觉得很适合勇利。虽然我很想很想让他们继续歪歪腻腻地谈恋爱,但是正文要开始了,铺垫也铺够了,水准不足还希望你们能看得懂……

评论(2)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