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乡人

不逆不拆不女体(非常非常雷)
不定期更新,字数不定
维勇/利艾/叶蓝/露中
重度cp洁癖
吃双勇,拒绝任何攻变受的成分

【维勇】21克的爱 3(下)


歌名:《fish in the pool》有没有舞蹈我不知道……就当我瞎编的。
这章匆匆忙忙又乱七八糟。(是因为第三章写完没检查所以发现漏了这一小段补上的)

“请问,您是……”店员问道。毕竟能拿出那么珍贵的东西一定是什么大人物。

“啊……我只是一个随处可以的普通人而已。”勇利笑着回答道。

后来,由于各种原因,勇利的雇佣的马车被人所劫,但却侥幸逃了出来,不过还好小箱子里的东西一件未少。但这意味着勇利要走路去了。因为离勇利最近的这两国交界处是一片又一片的雪山,极少有人居住,也几乎没有商人愿意经过。

越是靠近雪国,越感到寒冷,勇利现在披上了黑色的长袍,帽子和面具遮住了鼻子以上的地方,显得既奇怪又神秘。

勇利很怕冷,他缩着身子抱紧了自己,一个个深深地脚排成一条断断续续的线,雪下得很深,又很刺骨。意识开始有些模糊的时候,他长了长有些苍白的唇瓣,哈出了一口气,白雾被风吹散,声音稍微有些颤抖抖的

“Let me hear~”

“the sound of your heartbeat on my toes.”

“Let me touch my ear on your chest.It rains cats and dogs.”

“I'm a little soaking mouse.”

“Here wet with a blanket of rain.”

“And I dream of you”

……

歌唱到一半,他突然想跳舞,可是这里不太好跳。他只能压下这份心情一步步前行。这是小时候学的一支舞,让他想到了大概十年前的事情,那年他才八岁,刚刚体会到朦朦胧胧像喜欢一样的东西。

“勇利!”

那时候的维克托留着一头银白色的长发,此时正好起风了,他的头发像童话书里一样随风飘起,被太阳照射后有些闪闪发光的样子,十分美丽。维克托头上带着叫不上名字的蓝色的花的花环,怀里抱着一堆白玫瑰,花瓣被风吹得掉了几片。

宛若仙女一般。如果无视掉他腰上别着的长刀的话。毕竟维克托可是百年一遇的剑术天才。

正在勤奋地练习着剑术的勇利一时间有些看呆了。突然间感到脑子一下子空白了,顶着维克托那海蓝色的眼红色蔓延到了脖子脸颊还有耳根。

“给你,我觉得很适合你”维克托并没有察觉到勇利的异常,只是颇为兴奋地塞进了勇利的怀里。“这些是真利种的,请不要告诉她我摘了她的花。”

“好,好的。”勇利傻乎乎地接过,低着头莫名其妙感到十分害羞,明明和往常一样,他却发现他现在只要和维克托对视,他的嘴角就忍不住不受控制地上挑。

“这样我们就是同伙啦!”维克托牵起勇利的手像往常一样小步跑起来。“走吧!我们去看奈美子跳舞!”

“啊!”勇利手抱紧了险些落下的花和木剑,跟着维克托跑起来。

“奈美子虽然有点凶凶的,但是跳起舞来特别美丽”

“维克托很喜欢舞蹈吗?”

“不是,我只是喜欢那些舞曲。”

维克托否认道,但他这话有点违心,撅起嘴装作不感兴趣“不过我觉得勇利会很适合跳舞呢。”他用暖烘烘的手摸上了勇利的腰,没有任何不纯洁的意思“又细,柔韧度又特别好。”

“才没有呢!”勇利有些气愤地别过头去。请不要把我当女孩子。“但是——”

“维克托希望我去跳舞吗?”勇利歪头问道“如果是维克托希望的话,我会去学哦。”

“太好了!我很期待!我也可以一起学吗?”

想到这里,勇利“噗”地一声笑了起来。小时候的维克托有时候会不坦率。不过那时候维克托没有得到他的父亲的批准,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但勇利却学起了舞蹈,同事又在练习剑术。每一天,比任何人都要刻苦。比任何人都要拼命。

“因为维克托喜欢。”

这是他坚持下去的信念,只是他第一次懵懵懂懂地明白喜欢这种东西。

现在想想,白玫瑰的话语好像是……不为人知的美。

“怎么可能”勇利摇摇头,打消了内心突然蹦出的想法。维克托那时才12岁,怎么可能会在意花语还为自己特地挑选。只是凑巧罢了。

突然感觉没有那么疲惫了,勇利抬头一看,竟然已到了雪国。这一次出来,穿过一片大海,过了三个国家,独步走了许多危险且难走的路,一共过了两年之久。

————未完————
下章维克托就要出现了

评论(1)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