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乡人

不逆不拆不女体(非常非常雷)
不定期更新,字数不定
维勇/利艾/叶蓝/露中
重度cp洁癖
吃双勇,拒绝任何攻变受的成分

【维勇】21克的爱(3)

【维勇】21克的爱(3)
改了一下年龄,因为我觉得之前的勇利太不成熟了……重度ooc,所以临时改了一下年龄虽然并不能改变什么但是我会努力让后面的勇利越来越成熟

03

“维克托!”米拉突然破门而入,将正处于暧昧气氛的两人一下子惊醒回过神来。勇利推开维克托端坐好,伸出手扫了扫额前的刘海,维克托却像没事一样揽过勇利的腰,望着米拉。

米拉咬咬牙,对二人的亲密接触并未太在意“阿尔娃已被掳走,我们来不及反应过来就收到了偷袭,于是便让他们逃了”

话音刚落下,维克托脸色一变,迅速站了起来眼角有些发红,“我回趟家,立即出发。”维克托立刻下决定,声音冷得出奇,勇利这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维克托。
维克托回身猛地一下抱紧不知所措的勇利,便快步跟上米拉离开了。

“啊!路上……”勇利伸出手想要与维克托道别,却发现那人早已走掉,“小心。”他垂下手,不再说话。

“你在你18岁后会遇到你人生的转折。”

“你24岁时会不会死,一切看你的选择。”

“你会死得很惨。”

“别离开这个国家。”

“人死的时候,体重会轻21克,那是你灵魂的重量,也是你……”

勇利坐在窗台旁,脑子里时不时闪过自小父亲请来的预言家对自己说的话。因此自己再也不得离开皇宫。

可维克托这一去,便又是一个月,与宫中早已失了联系。

双手合十,勇利跪在地上虔诚地做着祈祷,他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毕竟他什么也不会,在父母和宫里人的关爱下安安稳稳地活了18年,从未经历过什么大风大浪,也没有人愿意让自己受些罪。所以他被禁止出门了。

禁止去寻找维克托。

这样。

他第一次觉得自己那么无能,质问自己和娇生惯养的大小姐有什么区别?

“我该怎么办?玛利亚”一旁放满了他平时最爱吃的食物,可他却一点想吃的心情都没有。

“我不知道……我也不知道”玛利亚摇摇头,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毕竟她只是个小小的侍女。

“我想去那条街上,你还记得吗?那个买个我这个东西的老人告诉我,若是出了什么事,他会帮我”于是他掏出了口袋里那红色透明的小玩意,形状有些许像雪,只有三片拇指甲那么大,却有21克。像宝石一样漂亮,但它不是宝石,也不知道是用什么做成的。为什么明明是雪的图案却是红色的呢?

“他说这是神的眼泪,会指引我去见我的爱人”

“殿下!你疯了吗?你怎么可以相信那个老头的话!”那个老头指的是卖给勇利这个玩意的老人。他是一个脾气很古怪的老人。

“玛利亚!我要去见他!”勇利直接无视了玛利亚的话,捧着那颗小玩意跑到了门外。

并不是勇利是个不会聆听别人说话的人,只是他不愿意接受维克托没救了这个事实。

玛利亚这回没有再跟谁去,她停在原地希望勇利能被现实唤醒。

“雅科夫先生!”勇利抱一个小小的箱子出现在了老人面前。老人只是抬眼看了一眼勇利,便又忙自己手头上到事。

“雅科夫,维克托失踪了,我该怎么办……”勇利急切地问道,他手无足措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些什么,他只能一脸期待地看着眼前的老人。

老人顶着满头的白发,在虽说是白日,但却在昏黄的灯光下小心翼翼地刻着精巧的物品,他的表情严肃极了,看起来极其凶狠,好像随时会破口大骂似的。

雅科夫·费尔茨曼,世界上最著名的雕塑家之一,后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放弃雕刻改行做饰品小玩物了。但同样精美漂亮。勇利的那颗透明的小玩意也是从他那儿获得的。

“不要喧哗。”雅科夫撇了撇嘴像是对勇利的表现不是很满意,他在工作的时候绝不容许自己分心。是一位刻板性情又火爆的老人。

“好。”勇利小声应答道。抱着那有些沉重的小箱子不再说话。

时间渐渐过去,天越来越暗,直到昏黄灯光充满整个小木屋,亮闪闪的,因为各种宝石和饰品经过反光造成了如此美丽的景象。

“我爱过的人喜欢这些。”雅科夫突然开口,但手上的工作没有停下“她很喜欢美丽的东西。”

就说了这几句话,勇利瞬间明白了他放弃做雕塑家的意思。

不由得抱紧了小箱子,沉得有些手酸。

“到西边去,去到雪国那儿去。”雅科夫顿了顿“那儿是我出生的地方,也是属于维克托的地方。”

“好的,感谢您的提示!”勇利深深地向雅科夫鞠了一躬,将小箱子放下,勇利伸出双手接住了雅科夫递过的纸条和金色钥匙。

“你不会害怕的吧?”雅科夫这句话说得很妙,看来对这位王子不是很开好。

“是的。哪怕付出21克的……我也要去到他身边!”

“你不回去了吗?”雅科夫瞥了一眼勇利身边的小箱子。

“是的。”

这是十二月的冬雪,刺骨且令人畏惧。
两个小女孩在屋檐下嬉戏,一个小女孩突然凑到另一个小女孩耳边问。

“你知道吗?我妈妈告诉我!人死以后会轻21克!你知道为什么吗?”

“哇!是什么?感觉好厉害!”

“那是灵魂的重量哦!”

那是灵魂的重量。

黑发男人搂紧了身上的衣服,深深地看了一眼那两个女孩。他觉得十分难过。大街上偶尔有几个人走过,因为十分严寒又上凌晨6点,没什么人愿意出门。

他往冻僵的双手哈气,可白雾却爬上了他的镜片遮住了他的视线,他摘下眼镜,视野瞬间变小,这才发现了他一旁正开着一家珠宝店。

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冲动,回过神时勇利已经站在了屋子里。他的目光被那对金色内圈雕刻着雪花的戒指所吸引。

说不出的喜欢和内心漫出的甜滋滋的感觉。

“唔……大概是那么宽吧”他自言自语地说到,食指和拇指弯曲大概做了个圆形,和那对金色戒指比量。“太好了,差不多呢。”

他高兴地将口袋里一块上等的宝石摸出,上前去询问老板。“请问,我可以用这个交换那对戒指吗?”

“我看看……”那男人从报纸中回过神来,上前去查看,一阵打量之后,他惊喜地看着勇利说不出话来“当然可以!你……你确定?”

勇利见他答应了便笑着点了点头,将男人递过来包装好的盒子小心放在口袋里握着。

“请问,你有见过一个叫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的人吗?大概那么高,长得很英俊,银色头发。”说着,勇利伸出手大概比量了一下维克托的身高。

“哦——维克托将军啊,当然知道,昨天他才在我这里买过东西嘞。怎么了?你也是他的最求者吗?”

“太好了!您知道他要去哪里吗!”勇利看起来有些激动,并没有把他后半句话听进耳里。

“雪国,他说他要去雪国,不过我猜他今晚应该在巢羽与雪国的国界处,若你有幸的话,可以在关口碰到他。”

勇利一怔,算了一下路程和时间,勉勉强强赶得上,他立马转身道了谢便出门寻找马车去了。他必须加快他的脚步才行。

—————未完—————
【话唠请注意】
朋友说喊我别发刀,不发就不发吧,反正……我就是要写,所以临时改了一次大纲,乱糟糟的,本来是搞点事情就完结,现在全改了,变成中长篇了。因为我觉得他们就这样在一起了有点简单,所以加长了一些。

评论(4)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