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乡人

不逆不拆不女体(非常非常雷)
不定期更新,字数不定
维勇/利艾/叶蓝/露中
重度cp洁癖
吃双勇,拒绝任何攻变受的成分

【维勇】请离我远一点(完?)


(会有后续吧?估计)

03
“啊……太失败了。”一头倒进柔软的棉被里,胜生勇利试图忘掉这事儿。他觉得自己差劲极了,为什么要去靠近维克托学长呢?为什么要说出那么伤人的话呢?为什么……自己做什么事都乱七八糟的……

抱紧了被褥,意识渐渐模糊,手机不停闪烁的灯光却浑然不知……

04

震惊!某年级“同性恋”向维克托雨中送伞,试图引起维克托注意!

第二天一早,便出现了这样的消息,吓得一身冷汗直流,胜生勇利不敢动,害怕卡在喉咙里不知该如何是好。

“这是……怎么回事”从被子里爬出来,胜生勇利觉得从未如此之害怕过,他没想到,自己居然还牵连到了维克托学长,那个他注视了四年一直没敢说出口的维克托学长。

05
怀里抱着一摞书,胜生勇利翘掉了体育课,他第一次那么干过,很刺激,这种逃避的感觉让他不断爱上。

推开会堂的大门,胜生勇利立刻就钻了进去,里面没有别人的冷眼和嘲笑,这很好,起码不会让自己胡思乱想。

“是的,我就是个懦夫。”说着,胜生勇利便垂下了头,略长的刘海再次遮住了他的一半的眼镜。他把书全丢了,坐在地上怀抱着自己的腿,视线突然变得模糊起来,小声地啜泣着,眼泪啪嗒啪嗒地往下掉。

等他哭完的时候,胜生勇利发现他莫名其妙地来到了台上,就站在舞台边缘。“唉?我什么时候……”有些惊讶于此时的位置,有些危险,从上面看下去有些高。胜生勇利慌忙往后退了两不,顺便用干净的袖子抹掉了眼角欲要坠落的泪珠。

“真是的我在想什么呢?”胜生勇利无奈地挠了挠头,抬脚离开高台,可他发现,他并不想离开这,舞台到地面的距离就像好比深渊。

反正不高?跳下去也不会死吧?

“勇利——!”

“嘶——好痛!”胜生勇利捂着生疼的脑袋从地上爬起来,就是想试一下,没想到那么疼,暗骂着自己的失常,做出如此不符合平常的事。可自己看不到他的表情变了很多,不再是那虽难受无奈却带着隐隐的坚强,而是无表情的,毫无生气的,死人一般的表情。

拍掉身上的灰尘,胜生勇利向后望去,刚刚那个方向,仿佛有人在叫他。可能是他的幻听吧?勇利拾起乱成一团的书本,转身想忘掉这事,却没想到,又有人叫住了他。

“你为什么要跳下来?”声音的主人故意拔高了调调,捏着嗓子,听起来是想要装成女孩子。很搞笑,但是不知为何勇利却笑不出来。他没有作声,往声音的方向望去看了几眼,不再回复,离开此地。

06
刚踏进教室胜生勇利就感到不对劲,因为所有人都在注视他,哈……出了那样的消息,被关注也是正常的事吧?胜生勇利自嘲地笑了笑,低着头走回自己的座位,又把脸藏在拿又普通又土气的笨重眼镜上。

“勇利!”声音的主人貌似很开心,等回过神来胜生勇利就发现已经被那人紧紧拥住,有些被惊到,突然奇来的触感让他僵直了身子,那男人侧头,见他这番可爱,忍不住又搂紧了些。

“从昨天起就觉得你很可爱了!昨天,谢谢你!”

话罢便在胜生勇利的脸颊上落下一吻。若换做平常,他一定会害羞得红着脸。但勇利面无表情,也不知该如何是好,因为当着全班人的面,他们还搂搂抱抱,还被亲了脸颊,看起来就像是已认识很久的十分亲近的朋友。全班人都看着他,这让胜生勇利很想挣脱这个男人。

“尼基福罗夫学长,请问,是有什么事吗?”勇利推开维克托,把有些下滑的眼镜用食指给推了回去。

维克托有些错愕,他没想到勇利会拒绝他,但很快他就把尴尬抛在脑后趴在勇利身上“别那么无情嘛。”他笑着,无视了勇利的反抗,把他的手握紧了“今晚放学等我”他在他耳畔小声说到。

07
才五点半,不是很晚,可维克托早早就在胜生勇利的班门口等他了,他靠在墙上,时不时会有女孩子跟他打招呼,他也只是一个微笑就又把视线落回还在班里头没出来的勇利。胜生勇利还坐着,就坐在位置上写写抄抄。

胜生勇利真的没有在故意躲开维克托,他被班里的几个女孩子要求帮做作业,这是很平常的事情,胜生勇利只是接受了,没说什么。好在胜生勇利学的很好,才不会给自己造成太多困难。

胜生勇利从作业里抬起头,往窗外看去,维克托果真还站在那里,像是注意到了他的目光,维克托眼里便直起身子高兴地向他挥挥手,很开心的样子。

果然,维克托真的很帅气。勇利想着眼眶有些酸酸的,他低下头又把注意放在作业上,假装无视了维克托,他与他之间,教室的墙分割这他们,距离很远。

想着,胜生勇利执起笔在他的本子上整整齐齐地写下了一行字:

“凡手摸不到的都是远。”

维克托见他并没有理他,此时教室里已经没什么人了,大多去了社团里了吧?直接就进了教室,拉开了胜生勇利前桌的凳子,双手搭在椅背盯着胜生勇利的脸看。勇利见到来,并没有太大反应,又继续写写抄抄。

维克托觉得,胜生勇利真的很可爱,盯着他的脸从眉眼到鼻子又到饱满的红唇,接着又在的可爱的耳朵上停留,又再次盯着他那红棕色的眸子。维克托不由得在心里默默感叹,他就像一个被灰尘布满了的宝石!

胜生勇利被盯得有点不自在,抬起头用那圆滚滚的红棕色眼睛不解地望着他,维克托笑笑。把视线从他脸上移开,把注意力放在他正抄写的东西上。

维克托随便翻开了一本,发现上面写着的并不是他的名字,顿了一会,维克托离开就明白了,扯过他另一本本子,突然就地站了起来,俯下身视线与胜生勇利错愕的眼撞了个正好。维克托像是有些愤怒,眼神很锋利,刺得胜生勇利背脊有些凉,像极了做错事的孩子。

“这不是你的,你帮她们做什么?”

胜生勇利听罢,又垂着头不说话,拿起了另一本本子开始了新的抄写。

维克托见他不回答他,也没说什么,稍微平复了会心情便坐下,维克托忽觉自己有些失态,叹了口气,撑着脑袋看着胜生勇利写字。

胜生勇利看了一眼旁边的本子,应该是差不多完事了。推了推眼镜,眼又冷淡了几分,这一细节被一直盯着他看的维克托发现了。维克托突然很想上去摸摸他的脸,抱着他安慰他,可是这不对,这不对,因为这就不是平常的他了。

再次翻了翻胜生勇利桌上的书,维克托发现了不同的东西,那是一行字,胜生勇利的字真的很漂亮,维克托觉得,于是张口便念了出来。

“凡手摸不到的都是远?”

话罢,胜生勇利抬头看了他,他的表情有点变换,今天他的表情终于有了变化,胜生勇利的抱歉有一丝丝尴尬和不好意思,维克托看着他突然笑了,手指摸上了那行字,又用那令人耳朵怀孕非常好听的声音又念了一遍。

胜生勇利觉得很难为情,伸手过去抢回来,那本子!那本本子里夹着他一直想送给维克托但却没送出去的告白信!维克托不依他,伸手握住了胜生勇利的手,胜生勇利发现维克托的手很大,足够包裹住他的手,也很漂亮,指甲剪的很整齐,指缝里干干净净。

突然有几封信从里边落出来,上面都写着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的名字,维克托笑了,弯腰全部拾起,打开其中一封,胜生勇利慌极了,忙起身去抢,可维克托用那双手抱住胜生勇利,凭借身高优势压在怀里,举起来看,上面只有简简单单的几个字。

“我喜欢你”

维克托轻笑,将信搁在一旁,双手紧紧抱住胜生勇利。

“现在摸到了,还远吗?”

08

有些晚了,维克托牵着胜生勇利的手慢慢地走在商业街内,大拇指时不时地摩擦着胜生勇利的手背,让他脸红得说不出话。

“你想吃什么?”维克托握紧了勇利的手,尽管是秋天但晚风还是有些凉。胜生勇利觉得他走路都在飘,暗恋已久的人现在居然和他在一起了。轻轻地握着维克托的手,并没有像他一样握得如此用力,像是怕胜生勇利逃走一般。

维克托的手,真的好好看啊……

胜生勇利盯着维克托的手又开始了胡思乱想,并没有回答维克托的问题。

“勇利~”维克托手抚上胜生勇利的耳朵,然后轻轻揉捏“你在想什么呢?怎么不理我”维克托看起来有些委屈,在游神的胜生勇利突然回过神,连忙道歉,维克托发现,他发现胜生勇利的眼神又变了,他的眼角柔和,温柔,可爱,带着笑意的。非常,非常的可爱,维克托一直觉得勇利很可爱。

“给你,有些热,不过我很喜欢”维克托递给了胜生勇利一个暖暖的袋子,里面装着包子。这应该是维克托在胜生勇利发呆的时候买的吧?

“谢谢!”胜生勇利想松开和维克托紧握的手,但被拒绝了,勇利只好伸手从维克托递过来的袋子里拿出一个热乎乎的包子,小心翼翼地啃咬。

“好吃!”胜生勇利有些惊喜地看着手上的包子。

“是吧?”维克托得意的笑了,话罢,将脸凑过去“喂我。”

“啊,好的”胜生勇利将包伸到维克托嘴边,维克托在胜生勇利咬过的地方又咬了一大口。勇利突然想起这包子他刚刚才在那位置是咬过,脸开始有些泛红,耳朵更是不用说。

维克托刚好侧过头,就看到了他那有些发红的耳朵。侧脸看的勇利也很可爱,睫毛长长的,像蝴蝶一样。想着不知为何,维克托的心有些悸动。

他们牵着手走了很近,一直走到胜生勇利的家门口,维克托发现胜生勇利家居然是个旅店,还提供温泉。

“wow!”维克托饶有兴趣地看了几眼,又将视线落回勇利身上“下一次,要带我来哦,勇利”维克托松开一直握着的手,去摸胜生勇利的眼角,又把他的脸捧在手里。

“好,好的!”胜生勇利答应到,他又一次和维克托对视了,他无法逃开,维克托蓝色的眼让他的心跳窜乱。他开口,发现维克托也想要说什么。

“维克托,你的眼睛好漂亮”
“勇利啊,你的眼好美”

他们同时说到。

——————————
差不多就这样?估计没有后续了。就到这里吧。

评论(2)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