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乡人

不逆不拆不女体,双性转可以接受
维勇/利艾/叶蓝
刀男/es/梦100/阴阳师
重度cp洁癖
吃双勇,不吃双维
可以叫我阿北或者是豆子´_>`
欢迎各位同好勾搭

【维勇】21克的爱(中)

ooc依旧,abo
因为最近发生了很多事情耽搁了,赶出来都东西显得乱七八糟……有时间的话我会修改的
xx年11月29日

“殿下!这些首饰您必须带上!”玛利亚提着裙子疯狂地追着勇利,勇利此时骑着马,无视了玛利亚拿来的一堆首饰,他不喜欢这些,太沉了,而且他不认为带上这些自己会显得好看些,这只是个生日宴而已。

“勇利。”一个威严地声音从他的身后传来,勇利扯了扯缰绳,回头望去。啊,是他的父皇,刚想立刻下马,却被他的父亲制止住“没事的,我就随便说说,没必要那么拘束,那些什么敬称也不说了,我好不容易休息一阵子。”

勇利的父亲是一个很慈祥的人,但是在必要的时候,比任何人都要具有威严。他不作声温柔地看着勇利好一阵子,才开口问“你真的是很喜欢维克托呢,不论是以前,还是现在,或许将来也是。”话罢,他露出了心疼的表情,是的心疼,这并不是装的,把自己的儿子当做棋子,谁会高兴呢?

“父皇……不不不,父亲,”不小心叫错了称呼,勇利慌忙改口,不少人这么问过他,自己对这问题从慌慌张张到习惯到可以倒着说,他清了清嗓子,认认真真地一字一句说完“不是的,我爱他,现在是,以前是,将来也可能会是,为了他,我可以献出自己的生命,无论你们怎么不看好都罢……我只是想爱着他而已,只要能继续这样默默地爱着他,我已经很满足了。”

“是吗……”勇利的父亲望着远处的风景,叹了口气,走上前将勇利从马上牵下来“你还记得你的承诺吗?”

“记得,我的父亲,26岁成婚。”

“走吧勇利,我们是时候,该去宴会上了,也是时候,该找你的归宿了。”

宴会开始,勇利坐在国王的旁边,看着底下的一片人群有说有笑。维克托此时正与他的挚友克里斯交谈,眼神时不时的往别的地方瞄去。

“哇,维克托,你可真是重色轻友啊,一个月不见,你居然都不肯跟我多聊几句再回去慢慢宠你的小宝贝?从你回来到现在已经跟着我说你的小宝贝说了半天了。”克里斯非常无奈,可这一肚子的怨气却不懂往哪撒“话说?你们两个怎么样?抓到了他没有?”

“还没有呢,不过很快他就是我的了”维克托眯了眯眼,紧紧锁住那个身影不放“啊……这不愧是我心心念念了七年年的人,举止和谈吐是那么美丽,我们可是两情相悦呢。”

克里斯无奈且同情地看看阿尔娃,她正跟着他的小侍卫玩得正开心呢。“你就这么肯定?”

“是的,国王陛下已经答应把他嫁给我了。”维克托有些得意地掏出了怀中的两枚金色的戒指,这是一款非常普通的戒指,没有任何花纹和宝石嵌在上面。

“有要事要宣布,请大家保持安静!”国王拍了拍座椅,全场立刻鸦雀无声,国王牵着勇利的手慢慢地走下皇座,有那么四五个侍卫跟在国王后面保护着国王“今天要宣布一项婚事。”

国王的话语刚落,就开始有人窃窃私语“难道是尼基福罗夫公爵与阿尔娃的婚事?”

“是啊,之前不是有这个消息吗?”

“开什么玩笑,当然是尼基福罗夫公爵和胜生王子的婚事了,怎么可能在勇利王子的生日宴上说他俩结婚的事?”

“怎么就不能了,尼基福罗夫公爵与勇利殿下关系好,一起宣布喜事不是很好吗?”

……

国王慢悠悠地走到了维克托面前,眯了眯眼,询问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公爵,你是否愿意娶我的儿子胜生勇利为妻?并保证,绝不三妻四妾?”

维克托看到国王来到自己面前,立刻单跪下“感谢国王陛下的恩赐,我非常愿意。”国王和蔼地点了点头,拍了下维克托的肩膀“快起来把,我的儿子今后就要交给你了。”

维克托从地上起身,握住了勇利的手,把他往自己身边拉过,勇利很明显是吓坏了,半开着嘴不知道如何是好,脸红得像个西红柿,还小声地呢喃着“这不可能吧?开玩笑的吧?”

维克托见状,觉得有些好笑,揽着勇利的肩膀轻轻咬了一下他的红透的脸颊,因为角度的原因,很少有人看到维克托刚刚做了什么,国王倒是看得很清楚,开心得很,哈哈大笑起来,不知道哪里来了个掌声,大家也忙着跟着鼓起掌。

维克托轻轻捏着勇利的手,怕勇利不小心跑了,大家看着散也散了,继续今晚的狂欢,一旁的阿尔娃忍不住自己的泪开始哗啦啦地留下来,一旁的侍卫抱着她不知道说些什么,维克托立刻松开了勇利的手跑去给阿尔娃拭泪。

“好像……破坏了别人的好事。”尴尬地看着他们都背影,攥起衣服一角,心却像钻心那般疼痛到窒息。“哈哈,好像自己有些一文不值呢,毕竟我对你的爱这只是21克而已。”舔着被自己咬得有些凹凸不平的下唇,从很久以前勇利总喜欢撕咬下唇的皮,在这种时候。

“那个……维克托,我有些不舒服,就先回宫了”勇利笑笑,匆匆抽身离去,维克托刚想跟上,却被玛利亚给拦下了。

“勇利……”维克托看着勇利离去的身影,有些失落,抓着礼盒有些失落,错过了给他礼物的时机呢……勇利会不会生气?

尼基福罗夫庄园
“公爵大人,我已安顿好那c国的第一美女了,我可以走了吗?”一个身着黑色长裙的女人懒懒地坐在沙发上,蜡烛的光将她那头火红的头发染上了金色。

“米拉,你是我的副官,那么随意可不好。”维克托翻了翻手中都资料,其实并不在意米拉此做法“你派人保护好那所谓的c国第一美女,还有……”维克托顿了顿“不,没事了。”话罢,眼神闪过一缕寒光,像是想到了什么,他绷了一天的脸突然温柔起来,嘴角挂着笑意。

“好好好……呜哇,笑得真恶心。”

“现在是什么时候?”

“嗯?快到两点了。”

维克托闻言,立刻慌了起来,显然他是记错了时间,匆匆忙忙地随意披了件斗篷便立刻出门“快备马,我要去一趟皇宫。”

勇利坐在寝宫窗台上,月光撒在他的身上,显得略苍白凄凉,地上丢弃着各种各样的宝石,这些都是他挑给维克托的回礼。他在等维克托,昨天是他的生日。

其实,这也是自己的一把赌注,维克托信不信任自己。

“殿下,快休息吧,我想公爵大人是不会来了。”勇利的贴身侍女玛利亚规劝道。勇利没说话,盯着窗外看了一会儿,除了守宫的侍卫,再无一人,勇利叹了口气,丢下了最后一份执着,换上了寝衣,钻进了冰凉的被窝里,慢慢地合上了眼睛。“玛利亚,我今晚任何人都不想见到,包括维克托。”

“勇利!”

此时的维克托刚刚赶到,被玛利亚拦在了门外。

“殿下已经睡了,公爵大人请回吧!”玛利亚面对维克托,一点恭敬的意思都没有,因为她知道勇利暗恋了维克托20年,维克托毫不知情,而且不久前发生的种种事情她还历历在目,她是站在勇利这边的。

“还请您通融,我就进去看他一眼,不会吵醒他的!”维克托把手放在胸前,向玛利亚鞠躬。

玛利亚瞪大了眼睛,显然对维克托的举动感到十分吃惊。“殿下说他今夜不想见到任何人,且他已经睡了。”她捏着裙摆,厉声拒绝了维克托。玛利亚有些害怕,毕竟拒绝享有高官厚禄的人需要很大的勇气。

维克托像是不服气,仍保持着刚刚的动作,直到很久很久,玛利亚仍不放他进去,两人一直僵持着,直到玛利亚换班,另一个侍女才将维克托放了进去。

维克托感谢地看了侍女一眼,才轻手轻脚地进了房间,跨过满地的宝石,撩开床帐,维克托悄悄地坐在勇利床沿,勇利闭着眼,半张脸陷进了柔软的枕头里,眼角有些发红,像是哭过了一般,维克托心一纠,深处手心疼地触碰勇利的眼角。

勇利突然睁开了眼,杏红色的眼盯着维克托,维克托倒也不惊讶,脱了鞋袜和外衣就往勇利床上钻,勇利往旁边挪了挪,像是没有反对维克托爬上来,但嘴上却没这么说。

“你没洗澡。”勇利冷着脸拍掉了维克托想玩弄自己耳朵的手。

“我洗了,你闻闻。”说完,维克托凑近了勇利,拉开了领口,勇利还真凑了上去嗅了嗅,正中了维克托的计,被维克托紧紧地抱在了怀中。alpha的信息素趁着这个时机慢慢地散发出来。

“我要告你性骚扰。”勇利挣扎,想要从维克托怀里挣脱开,好让自己不越陷越深,陷入这个名叫维克托的陷里。

“勇利,你告我没用的哦,我可是你的未婚夫”说完,维克托在勇利的脸上啵了一下,把满脸通红哑口无言的勇利拢入怀中,一下没一下地蹭着勇利的头发,心情大好。

“你不跟阿尔娃结婚吗?”良久,勇利才开口打断了这片沉默,内心有些忐忑地看着维克托,维克托一脸震惊地看着勇利“我什么要跟她结婚?”

“你不喜欢她吗?”勇利翻了个身背对着维克托,不敢看他的眼睛,因为紧张抓紧了被子。“她那么漂亮……”

“是哦,很漂亮”维克托诚实地回答,勇利的心咯噔一下,感觉贼委屈,想吃错药一般回过身,嘟着嘴询问维克托“那我呢?你知道我有多喜欢你吗?为什么你去夸别人漂亮?为什么都那么久了你还不喜欢我?”

“wow,勇利你喝酒了吗?”

“我没有喝!”勇利愤愤回复。

“那你……是在吃醋吗?”维克托抵着勇利的额头盯着勇利的眼,勇利又习惯性地咬了咬下唇“是,我在吃醋。”勇利诚实地回答道。

未完……
——————————————————————
很抱歉这回只有那么短,最近真的是发生了很多事情,但是其实也是因为自己贪玩浪费掉了一些时间,匆匆忙忙送上的更新,这篇完了之后玩想开个新坑,问问大家的意见吧.
1.兄弟(严重弟控维克托)
2.学长x学弟(大概是被排挤的勇)
3.海盗x人鱼(虽然不太会写)
4.人气偶像x偶像朋友(大概是陪伴了维克托走了很多年的粉丝)
5.上班族x花店老板
【差不多就是这些了】

评论(11)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