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乡人

不逆不拆不女体,双性转可以接受
维勇/利艾/叶蓝
重度cp洁癖
吃双勇,拒绝维受
可以叫我豆子

【维勇】21克的爱abo(上)

公爵Ax王子O
ooc,he
维克托30,勇利26
勇利暗恋维克托20年
起名困难症
只有alpha和beta有继承皇位权
里面的维克托和勇利的父母都是瞎编的。
我的文风乱七八糟……总之,请想象一个古中国和欧洲皇室的混合体的一个国家,嗯嗯……我们就叫这个国家叫A国吧。里面还有许多不对的地方,我搜了百度也不知道怎么写,欢迎指出
以上ok?

xx年11月27日
我的名字是胜生勇利,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的一个王子,后天26岁,是我的第26个生日,是暗恋他的第20年,我依旧没有告白,不过,能一直在他身边已经足够了。他没有忘记后天是我的生辰,大老远跑回来,我对他的爱,依旧是21克。

稳稳的将最后一个字写完,勇利合上了日记,伸了个懒腰,从椅子上起身,小心翼翼地把日记压在了床底的盒子下,偷偷的笑出了声,心中尽是甜蜜。

维克托和勇利是小时候的玩伴,维克托的愿望是继承家业,将来助勇利登上皇位,陪勇利一起看这万千江山,勇利的愿望是当维克托的副管,与他驰骋疆场。

在维克托15岁那年,果不其然,觉醒成了一个Alpha,早早开始了训练,没有太多时间来和勇利一起玩,但勇利没有泄气,急着赶紧觉醒自己的第二个性别,成为beta或者alpha,这样就可以跟着维克托一起练习了,可老天捉弄人,在勇利17岁那天,他发现……

自己是个omega……

不过不碍事,维克托依旧天天来见自己,和自己说话。但勇利并不奢望得到维克托的爱,毕竟只是呆在维克托身边,他就已经幸福得快要溢出来了,他也并不希望维克托和他在一起,自己毫不起眼,若不是自己乃王族所生,若自己不是一个Omega,真的配不上维克托。但是,即使是这样,真的已经很开心了,当他最好的朋友,听他最想说的话。

勇利并不在意这些事,今天他的心情还是很好的,哼着小曲,勇利拉开了窗帘,此时万里无云,今晚的星星看得非常清楚,今天一定是个好日子。

“王子殿下!维克托伯爵回来了!”

“真的吗?”勇利提起略长的衣摆,快步朝维克托的宫门跑去,内心只有一个念头,见他,想见他,想见他想到快要发疯了,想到……眼睛发酸,勇利觉得自己绝对是疯了,但他不在意,因为那个人就在不远处,马上,就可以见到他了。

马早已备好,勇利二话不说立刻爬上马,执起绳子便扬长而去。

“哎!殿下您等等我!”






下马后,勇利跑到宫门前的不远处一根柱子前,趴在石柱后偷偷看着维克托。自己曾光明正大地迎接维克托凯旋归来,但是维克托很反对,说这样很危险,说不准就会有人埋伏在他身边。勇利无奈,只好在远处躲起来偷偷的看。

维克托从马上下来,身子好像略有些疲惫,只见他扶了扶脑袋,揉了揉他的太阳穴,才慢步地走向马车,从马车里牵出一个娇柔美丽的姑娘,与其互相交谈,不知道说到了什么,女人激动得拥抱了一下维克托,很是暧昧。姑娘身着价值不菲,配上她柔美的身姿,简直绝配,跟维克托也……

想着,低头看了看自己,虽身着着名贵的衣裳,自己……却完全配不上这身衣服,或者……维克托。

不,勇利,这是你早该认清的事情,你不该如此伤心,应该为维克托高兴才是,因为维克托找到了个好的姑娘,他们可以成亲,可以生子,可以……

“殿下,殿下……我们回宫吧,您别哭了。”



次日清晨,皇宫
“殿下,听说c国第一美女阿尔娃是omega,并且有意嫁给维克托公爵。”

“嗯。”

“殿下,今晚是欢庆您生辰的第一天的舞会,您参加吗?”侍女拿着梳子轻轻地将勇利因为睡姿而翘起的头发疏平,又将勇利应带的首饰带上,今天,殿下好不容易答应让她帮忙梳洗的。“国王陛下说,今晚您可以好好休息,明晚再参加,因为明天您会有的忙。”

勇利沉默不语,将书本翻了一页。

在侍女帮勇利带项链的时候,侍女不由得感叹,二皇子殿下皮肤真好。

二皇子勇利和大公主(alpha)真利是皇后所生,剩下的三个儿女都是另一个妃子所生。

皇后是东亚的一位皇族的公主,拥有着黑色的头发和周到的礼仪,而勇利,完全继承了母亲的模样和性子,只继承了父亲红色的眸子。

其实勇利长得并不差,很清秀,还有点可爱,每一个动作都带着母亲与母亲一样的温和美,性格又好,皮肤又白又嫩,都26了一点也不显老,有很多追求者,但都被一一拒绝。同时他又很善良,身边的侍女都很爱戴他。但是勇利,也继承了母亲的谦虚和自卑,自认为自己很差,和自己的兄弟姐妹们无法相比,又或者是别人。

想着,侍女有些生气,我家殿下哪里不好了,为什么维克托公爵那么多年了都没看上我家殿下?偏偏跟那c国美女卿卿我我。

“玛丽亚,我不想去……”勇利摇摇头,心中隐隐作痛,但仍假装没事继续翻阅着书籍,读得正在头上。其实心里啥也没想,发呆。只有什么也不想,才能避免让自己受伤。

“好吧我的殿下,那我去转告国王陛下”侍女摇摇头,无奈地将物品收拾好,拉开窗,笑着命令勇利去书房看书,别在这妨碍别的侍女打扫,勇利哭笑不得,只能妥协,窝在书房里看了一天的书。

“啪哒”一只纸飞机轻轻落在窗头,勇利将其拾起,小心地展开,放在桌上压平,里面的字迹很熟悉,是维克托的。

“勇利,今晚的舞会,一定要参加,我想给你个惊喜。”

阅完,勇利将这张纸整整齐齐地折好,放到了一个专属的盒子里,那里放着满满差不多一模一样的带有折痕的信纸。勇利忍不住爬上书桌,超窗口外看去,维克托,果真在底下,他抬着头,温柔地看着自己,好像很开心,不知道怎么的,自己也开心起来。

“嗯……?”不小心地撇到了不远处的c国公主,她阿尔娃和她的侍卫,阿尔娃此时打扮很简便,头发披在肩上,阳光温和地照在她的身上,就像一个天使,勇利心中泛起一番苦水。

维克托像是注意到了勇利的注意力不在他身上,也往后看去,跟勇利说了声抱歉等我一下。

这便是,他苦苦喜欢了20年的人。

“我不去。”维克托抬脚刚想离开,勇利便冷冷地回复维克托,从桌子上爬下,换了另一张桌子继续翻阅书籍,想要忘掉刚刚发生的事情。

过了一会,没有任何声音,勇利以为维克托走了,开始落泪,现在的他还无法在舞会上看着两人亲密交谈接触。

“啊……”勇利缩了缩腰肢,因为有只手摸上了他的腰肢,他敏感地躲避这张手的触摸,没想到却被抓住了反抗的手,这黑色的手套,上面绣着一朵小小的花,这是勇利绣的,而这只手,不用想也知道是谁的。估计是从窗口那进来的吧?

“维克托!”勇利生气地回过身,站着与其对视,维克托假装无视,将勇利困禁在双臂和桌子之间。

“你居然这样对本皇子……”勇利稍用力推了推维克托,维克托反倒不走开,反而离勇利越来越近,迫使他不得不与维克托那蓝色的眼睛对视。“勇利,我已经一个星期没见到你了……”维克托把勇利压在桌上,将头埋进勇利颈边,吸闻勇利身上身上淡淡的信息素的味道。

勇利的信息素是的艾草香,只有维克托知道,因为勇利的每一次发情期,维克托都在,是维克托帮勇利处理发情时的事,虽然维克托是个alpha,但是他什么都没做。【那你还做什么男人。】

“勇利,今晚上我想见你……”维克托趴在勇利身上,语气里带着一点点撒娇的意思“你就去嘛……”话罢,又抱着勇利装哭,说什么勇利不跟他好了好伤心……

“好了维克托,我去。”勇利无奈答应道,小小的高兴了一下下,他很期待今晚。






晚宴上,勇利身着十分简单,除了里边的衬衫和领带外,从头到尾都是黑色,裤子非常合适他,将他那细长的腿的线条完美地勾勒了出来。他闷不作声,把玩着着一块玛瑙红小玩意,据说,刚好21克,但并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

随着国王宣布仪式的结束气氛开始热闹,音乐响起,不少人跳起了舞。不一会,随着一阵惊呼,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声音的方向吸引了过去,维克托此时执着阿尔娃的手,走进了舞会的会场里,后面还跟着一个侍卫,大伙看了看,又融入到这场舞会中。

国王显得有些不快,因为他一直很想拉拢尼基福罗夫,好让自己的皇权稳固,也为了下一代的国王,此时看到维克托与别国的女人站在一起,很是不快,这打乱了他的计划。国王摸了摸下巴开始算计些什么。

这一路,维克托他们有说有笑,到了舞池中央,维克托亲吻了阿尔娃的手,并和她跳起了第一支舞。

谁都知道,第一支舞的对象,非常重要。

勇利望了望这对令人羡慕的男女,视线变得有些朦胧,心抽痛得不知如何是好。转身和玛利亚交谈,给了玛利亚一块令牌,狼狈地逃离了舞会。

维克托,这便是……你说的惊喜。

“喂,”勇利离开后,在一个小角落,玛利亚突然阻止了维克托与阿尔娃的谈情说爱,一旁的侍卫见状立刻上来拦截,玛利亚不搭理,将令牌拿了出来,一旁的侍卫见状便立马撤开。“殿下让我转告您,他今天看了一天书,困了,先回去了,有什么事明日再说。”

“这样吗……我知道了。”维克托看起来有点失落,不过很快又恢复了那似笑非笑看不出情绪的表情。

玛利亚见维克托不表示什么,就退下了,经过勇利可许,玛利亚可以在舞会上玩一天,拿酒的时候,看到维克托又开始和阿尔娃的侍卫交谈起来,阿尔娃的侍卫是个女性alpha,与阿尔娃不同,侍卫英姿飒爽,背挺得很直,但同样长得很漂亮,谈吐得体。

阿尔娃看起来,很寂寞,看着着维克托不知道说些什么,玛利亚心里不禁心里慢慢骂了句人渣,一下子想起了自己狼狈而逃的主子。

“去什么舞会,勇利还伤心着呢。”

评论(10)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