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乡人

不逆不拆不女体,双性转可以接受
维勇/利艾/叶蓝
刀男/es/梦100/阴阳师
重度cp洁癖
吃双勇,不吃双维
可以叫我阿北或者是豆子´_>`
欢迎各位同好勾搭

不逆不拆不女体

关于维勇,我不逆不拆不女体(双性转可以接受),我以为我简介已经写得很清楚了,……我真的不吃……求你不要问我好不好,抱歉,我就是那么偏激……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不吃逆拆和女体,看到就跟眼瞎一样难受,看到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可能有病吧【苦笑】

【维勇】21克的爱(中)

ooc依旧,abo
因为最近发生了很多事情耽搁了,赶出来都东西显得乱七八糟……有时间的话我会修改的
xx年11月29日

“殿下!这些首饰您必须带上!”玛利亚提着裙子疯狂地追着勇利,勇利此时骑着马,无视了玛利亚拿来的一堆首饰,他不喜欢这些,太沉了,而且他不认为带上这些自己会显得好看些,这只是个生日宴而已。

“勇利。”一个威严地声音从他的身后传来,勇利扯了扯缰绳,回头望去。啊,是他的父皇,刚想立刻下马,却被他的父亲制止住“没事的,我就随便说说,没必要那么拘束,那些什么敬称也不说了,我好不容易休息一阵子。”

勇利的父亲是一个很慈祥的人,但是在必要的时候,比任何人都要具有威严。他不作声温柔地看着勇利好一阵子,才开口问“你真的是很喜欢维克托呢,不论是以前,还是现在,或许将来也是。”话罢,他露出了心疼的表情,是的心疼,这并不是装的,把自己的儿子当做棋子,谁会高兴呢?

“父皇……不不不,父亲,”不小心叫错了称呼,勇利慌忙改口,不少人这么问过他,自己对这问题从慌慌张张到习惯到可以倒着说,他清了清嗓子,认认真真地一字一句说完“不是的,我爱他,现在是,以前是,将来也可能会是,为了他,我可以献出自己的生命,无论你们怎么不看好都罢……我只是想爱着他而已,只要能继续这样默默地爱着他,我已经很满足了。”

“是吗……”勇利的父亲望着远处的风景,叹了口气,走上前将勇利从马上牵下来“你还记得你的承诺吗?”

“记得,我的父亲,26岁成婚。”

“走吧勇利,我们是时候,该去宴会上了,也是时候,该找你的归宿了。”

宴会开始,勇利坐在国王的旁边,看着底下的一片人群有说有笑。维克托此时正与他的挚友克里斯交谈,眼神时不时的往别的地方瞄去。

“哇,维克托,你可真是重色轻友啊,一个月不见,你居然都不肯跟我多聊几句再回去慢慢宠你的小宝贝?从你回来到现在已经跟着我说你的小宝贝说了半天了。”克里斯非常无奈,可这一肚子的怨气却不懂往哪撒“话说?你们两个怎么样?抓到了他没有?”

“还没有呢,不过很快他就是我的了”维克托眯了眯眼,紧紧锁住那个身影不放“啊……这不愧是我心心念念了七年年的人,举止和谈吐是那么美丽,我们可是两情相悦呢。”

克里斯无奈且同情地看看阿尔娃,她正跟着他的小侍卫玩得正开心呢。“你就这么肯定?”

“是的,国王陛下已经答应把他嫁给我了。”维克托有些得意地掏出了怀中的两枚金色的戒指,这是一款非常普通的戒指,没有任何花纹和宝石嵌在上面。

“有要事要宣布,请大家保持安静!”国王拍了拍座椅,全场立刻鸦雀无声,国王牵着勇利的手慢慢地走下皇座,有那么四五个侍卫跟在国王后面保护着国王“今天要宣布一项婚事。”

国王的话语刚落,就开始有人窃窃私语“难道是尼基福罗夫公爵与阿尔娃的婚事?”

“是啊,之前不是有这个消息吗?”

“开什么玩笑,当然是尼基福罗夫公爵和胜生王子的婚事了,怎么可能在勇利王子的生日宴上说他俩结婚的事?”

“怎么就不能了,尼基福罗夫公爵与勇利殿下关系好,一起宣布喜事不是很好吗?”

……

国王慢悠悠地走到了维克托面前,眯了眯眼,询问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公爵,你是否愿意娶我的儿子胜生勇利为妻?并保证,绝不三妻四妾?”

维克托看到国王来到自己面前,立刻单跪下“感谢国王陛下的恩赐,我非常愿意。”国王和蔼地点了点头,拍了下维克托的肩膀“快起来把,我的儿子今后就要交给你了。”

维克托从地上起身,握住了勇利的手,把他往自己身边拉过,勇利很明显是吓坏了,半开着嘴不知道如何是好,脸红得像个西红柿,还小声地呢喃着“这不可能吧?开玩笑的吧?”

维克托见状,觉得有些好笑,揽着勇利的肩膀轻轻咬了一下他的红透的脸颊,因为角度的原因,很少有人看到维克托刚刚做了什么,国王倒是看得很清楚,开心得很,哈哈大笑起来,不知道哪里来了个掌声,大家也忙着跟着鼓起掌。

维克托轻轻捏着勇利的手,怕勇利不小心跑了,大家看着散也散了,继续今晚的狂欢,一旁的阿尔娃忍不住自己的泪开始哗啦啦地留下来,一旁的侍卫抱着她不知道说些什么,维克托立刻松开了勇利的手跑去给阿尔娃拭泪。

“好像……破坏了别人的好事。”尴尬地看着他们都背影,攥起衣服一角,心却像钻心那般疼痛到窒息。“哈哈,好像自己有些一文不值呢,毕竟我对你的爱这只是21克而已。”舔着被自己咬得有些凹凸不平的下唇,从很久以前勇利总喜欢撕咬下唇的皮,在这种时候。

“那个……维克托,我有些不舒服,就先回宫了”勇利笑笑,匆匆抽身离去,维克托刚想跟上,却被玛利亚给拦下了。

“勇利……”维克托看着勇利离去的身影,有些失落,抓着礼盒有些失落,错过了给他礼物的时机呢……勇利会不会生气?

尼基福罗夫庄园
“公爵大人,我已安顿好那c国的第一美女了,我可以走了吗?”一个身着黑色长裙的女人懒懒地坐在沙发上,蜡烛的光将她那头火红的头发染上了金色。

“米拉,你是我的副官,那么随意可不好。”维克托翻了翻手中都资料,其实并不在意米拉此做法“你派人保护好那所谓的c国第一美女,还有……”维克托顿了顿“不,没事了。”话罢,眼神闪过一缕寒光,像是想到了什么,他绷了一天的脸突然温柔起来,嘴角挂着笑意。

“好好好……呜哇,笑得真恶心。”

“现在是什么时候?”

“嗯?快到两点了。”

维克托闻言,立刻慌了起来,显然他是记错了时间,匆匆忙忙地随意披了件斗篷便立刻出门“快备马,我要去一趟皇宫。”

勇利坐在寝宫窗台上,月光撒在他的身上,显得略苍白凄凉,地上丢弃着各种各样的宝石,这些都是他挑给维克托的回礼。他在等维克托,昨天是他的生日。

其实,这也是自己的一把赌注,维克托信不信任自己。

“殿下,快休息吧,我想公爵大人是不会来了。”勇利的贴身侍女玛利亚规劝道。勇利没说话,盯着窗外看了一会儿,除了守宫的侍卫,再无一人,勇利叹了口气,丢下了最后一份执着,换上了寝衣,钻进了冰凉的被窝里,慢慢地合上了眼睛。“玛利亚,我今晚任何人都不想见到,包括维克托。”

“勇利!”

此时的维克托刚刚赶到,被玛利亚拦在了门外。

“殿下已经睡了,公爵大人请回吧!”玛利亚面对维克托,一点恭敬的意思都没有,因为她知道勇利暗恋了维克托20年,维克托毫不知情,而且不久前发生的种种事情她还历历在目,她是站在勇利这边的。

“还请您通融,我就进去看他一眼,不会吵醒他的!”维克托把手放在胸前,向玛利亚鞠躬。

玛利亚瞪大了眼睛,显然对维克托的举动感到十分吃惊。“殿下说他今夜不想见到任何人,且他已经睡了。”她捏着裙摆,厉声拒绝了维克托。玛利亚有些害怕,毕竟拒绝享有高官厚禄的人需要很大的勇气。

维克托像是不服气,仍保持着刚刚的动作,直到很久很久,玛利亚仍不放他进去,两人一直僵持着,直到玛利亚换班,另一个侍女才将维克托放了进去。

维克托感谢地看了侍女一眼,才轻手轻脚地进了房间,跨过满地的宝石,撩开床帐,维克托悄悄地坐在勇利床沿,勇利闭着眼,半张脸陷进了柔软的枕头里,眼角有些发红,像是哭过了一般,维克托心一纠,深处手心疼地触碰勇利的眼角。

勇利突然睁开了眼,杏红色的眼盯着维克托,维克托倒也不惊讶,脱了鞋袜和外衣就往勇利床上钻,勇利往旁边挪了挪,像是没有反对维克托爬上来,但嘴上却没这么说。

“你没洗澡。”勇利冷着脸拍掉了维克托想玩弄自己耳朵的手。

“我洗了,你闻闻。”说完,维克托凑近了勇利,拉开了领口,勇利还真凑了上去嗅了嗅,正中了维克托的计,被维克托紧紧地抱在了怀中。alpha的信息素趁着这个时机慢慢地散发出来。

“我要告你性骚扰。”勇利挣扎,想要从维克托怀里挣脱开,好让自己不越陷越深,陷入这个名叫维克托的陷里。

“勇利,你告我没用的哦,我可是你的未婚夫”说完,维克托在勇利的脸上啵了一下,把满脸通红哑口无言的勇利拢入怀中,一下没一下地蹭着勇利的头发,心情大好。

“你不跟阿尔娃结婚吗?”良久,勇利才开口打断了这片沉默,内心有些忐忑地看着维克托,维克托一脸震惊地看着勇利“我什么要跟她结婚?”

“你不喜欢她吗?”勇利翻了个身背对着维克托,不敢看他的眼睛,因为紧张抓紧了被子。“她那么漂亮……”

“是哦,很漂亮”维克托诚实地回答,勇利的心咯噔一下,感觉贼委屈,想吃错药一般回过身,嘟着嘴询问维克托“那我呢?你知道我有多喜欢你吗?为什么你去夸别人漂亮?为什么都那么久了你还不喜欢我?”

“wow,勇利你喝酒了吗?”

“我没有喝!”勇利愤愤回复。

“那你……是在吃醋吗?”维克托抵着勇利的额头盯着勇利的眼,勇利又习惯性地咬了咬下唇“是,我在吃醋。”勇利诚实地回答道。

未完……
——————————————————————
很抱歉这回只有那么短,最近真的是发生了很多事情,但是其实也是因为自己贪玩浪费掉了一些时间,匆匆忙忙送上的更新,这篇完了之后玩想开个新坑,问问大家的意见吧.
1.兄弟(严重弟控维克托)
2.学长x学弟(大概是被排挤的勇)
3.海盗x人鱼(虽然不太会写)
4.人气偶像x偶像朋友(大概是陪伴了维克托走了很多年的粉丝)
5.上班族x花店老板
【差不多就是这些了】

关于更新……

那啥……因为有时候我会沉迷游戏,所以,你们知道的哈哈哈哈哈哈,所以这个星期的我没写【别打我】

这个用来写维勇好像很好玩

其实我不太会写长篇……

所以之后看到的可能都是短篇吧……嗯关于作家x大学生这个,我换手机的时候不小心把大纲给弄没了,所以我现在还要考虑一下怎么写……

【维勇】21克的爱abo(上)

公爵Ax王子O
ooc,he
维克托30,勇利26
勇利暗恋维克托20年
起名困难症
只有alpha和beta有继承皇位权
里面的维克托和勇利的父母都是瞎编的。
我的文风乱七八糟……总之,请想象一个古中国和欧洲皇室的混合体的一个国家,嗯嗯……我们就叫这个国家叫A国吧。里面还有许多不对的地方,我搜了百度也不知道怎么写,欢迎指出
以上ok?

xx年11月27日
我的名字是胜生勇利,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的一个王子,后天26岁,是我的第26个生日,是暗恋他的第20年,我依旧没有告白,不过,能一直在他身边已经足够了。他没有忘记后天是我的生辰,大老远跑回来,我对他的爱,依旧是21克。

稳稳的将最后一个字写完,勇利合上了日记,伸了个懒腰,从椅子上起身,小心翼翼地把日记压在了床底的盒子下,偷偷的笑出了声,心中尽是甜蜜。

维克托和勇利是小时候的玩伴,维克托的愿望是继承家业,将来助勇利登上皇位,陪勇利一起看这万千江山,勇利的愿望是当维克托的副管,与他驰骋疆场。

在维克托15岁那年,果不其然,觉醒成了一个Alpha,早早开始了训练,没有太多时间来和勇利一起玩,但勇利没有泄气,急着赶紧觉醒自己的第二个性别,成为beta或者alpha,这样就可以跟着维克托一起练习了,可老天捉弄人,在勇利17岁那天,他发现……

自己是个omega……

不过不碍事,维克托依旧天天来见自己,和自己说话。但勇利并不奢望得到维克托的爱,毕竟只是呆在维克托身边,他就已经幸福得快要溢出来了,他也并不希望维克托和他在一起,自己毫不起眼,若不是自己乃王族所生,若自己不是一个Omega,真的配不上维克托。但是,即使是这样,真的已经很开心了,当他最好的朋友,听他最想说的话。

勇利并不在意这些事,今天他的心情还是很好的,哼着小曲,勇利拉开了窗帘,此时万里无云,今晚的星星看得非常清楚,今天一定是个好日子。

“王子殿下!维克托伯爵回来了!”

“真的吗?”勇利提起略长的衣摆,快步朝维克托的宫门跑去,内心只有一个念头,见他,想见他,想见他想到快要发疯了,想到……眼睛发酸,勇利觉得自己绝对是疯了,但他不在意,因为那个人就在不远处,马上,就可以见到他了。

马早已备好,勇利二话不说立刻爬上马,执起绳子便扬长而去。

“哎!殿下您等等我!”






下马后,勇利跑到宫门前的不远处一根柱子前,趴在石柱后偷偷看着维克托。自己曾光明正大地迎接维克托凯旋归来,但是维克托很反对,说这样很危险,说不准就会有人埋伏在他身边。勇利无奈,只好在远处躲起来偷偷的看。

维克托从马上下来,身子好像略有些疲惫,只见他扶了扶脑袋,揉了揉他的太阳穴,才慢步地走向马车,从马车里牵出一个娇柔美丽的姑娘,与其互相交谈,不知道说到了什么,女人激动得拥抱了一下维克托,很是暧昧。姑娘身着价值不菲,配上她柔美的身姿,简直绝配,跟维克托也……

想着,低头看了看自己,虽身着着名贵的衣裳,自己……却完全配不上这身衣服,或者……维克托。

不,勇利,这是你早该认清的事情,你不该如此伤心,应该为维克托高兴才是,因为维克托找到了个好的姑娘,他们可以成亲,可以生子,可以……

“殿下,殿下……我们回宫吧,您别哭了。”



次日清晨,皇宫
“殿下,听说c国第一美女阿尔娃是omega,并且有意嫁给维克托公爵。”

“嗯。”

“殿下,今晚是欢庆您生辰的第一天的舞会,您参加吗?”侍女拿着梳子轻轻地将勇利因为睡姿而翘起的头发疏平,又将勇利应带的首饰带上,今天,殿下好不容易答应让她帮忙梳洗的。“国王陛下说,今晚您可以好好休息,明晚再参加,因为明天您会有的忙。”

勇利沉默不语,将书本翻了一页。

在侍女帮勇利带项链的时候,侍女不由得感叹,二皇子殿下皮肤真好。

二皇子勇利和大公主(alpha)真利是皇后所生,剩下的三个儿女都是另一个妃子所生。

皇后是东亚的一位皇族的公主,拥有着黑色的头发和周到的礼仪,而勇利,完全继承了母亲的模样和性子,只继承了父亲红色的眸子。

其实勇利长得并不差,很清秀,还有点可爱,每一个动作都带着母亲与母亲一样的温和美,性格又好,皮肤又白又嫩,都26了一点也不显老,有很多追求者,但都被一一拒绝。同时他又很善良,身边的侍女都很爱戴他。但是勇利,也继承了母亲的谦虚和自卑,自认为自己很差,和自己的兄弟姐妹们无法相比,又或者是别人。

想着,侍女有些生气,我家殿下哪里不好了,为什么维克托公爵那么多年了都没看上我家殿下?偏偏跟那c国美女卿卿我我。

“玛丽亚,我不想去……”勇利摇摇头,心中隐隐作痛,但仍假装没事继续翻阅着书籍,读得正在头上。其实心里啥也没想,发呆。只有什么也不想,才能避免让自己受伤。

“好吧我的殿下,那我去转告国王陛下”侍女摇摇头,无奈地将物品收拾好,拉开窗,笑着命令勇利去书房看书,别在这妨碍别的侍女打扫,勇利哭笑不得,只能妥协,窝在书房里看了一天的书。

“啪哒”一只纸飞机轻轻落在窗头,勇利将其拾起,小心地展开,放在桌上压平,里面的字迹很熟悉,是维克托的。

“勇利,今晚的舞会,一定要参加,我想给你个惊喜。”

阅完,勇利将这张纸整整齐齐地折好,放到了一个专属的盒子里,那里放着满满差不多一模一样的带有折痕的信纸。勇利忍不住爬上书桌,超窗口外看去,维克托,果真在底下,他抬着头,温柔地看着自己,好像很开心,不知道怎么的,自己也开心起来。

“嗯……?”不小心地撇到了不远处的c国公主,她阿尔娃和她的侍卫,阿尔娃此时打扮很简便,头发披在肩上,阳光温和地照在她的身上,就像一个天使,勇利心中泛起一番苦水。

维克托像是注意到了勇利的注意力不在他身上,也往后看去,跟勇利说了声抱歉等我一下。

这便是,他苦苦喜欢了20年的人。

“我不去。”维克托抬脚刚想离开,勇利便冷冷地回复维克托,从桌子上爬下,换了另一张桌子继续翻阅书籍,想要忘掉刚刚发生的事情。

过了一会,没有任何声音,勇利以为维克托走了,开始落泪,现在的他还无法在舞会上看着两人亲密交谈接触。

“啊……”勇利缩了缩腰肢,因为有只手摸上了他的腰肢,他敏感地躲避这张手的触摸,没想到却被抓住了反抗的手,这黑色的手套,上面绣着一朵小小的花,这是勇利绣的,而这只手,不用想也知道是谁的。估计是从窗口那进来的吧?

“维克托!”勇利生气地回过身,站着与其对视,维克托假装无视,将勇利困禁在双臂和桌子之间。

“你居然这样对本皇子……”勇利稍用力推了推维克托,维克托反倒不走开,反而离勇利越来越近,迫使他不得不与维克托那蓝色的眼睛对视。“勇利,我已经一个星期没见到你了……”维克托把勇利压在桌上,将头埋进勇利颈边,吸闻勇利身上身上淡淡的信息素的味道。

勇利的信息素是的艾草香,只有维克托知道,因为勇利的每一次发情期,维克托都在,是维克托帮勇利处理发情时的事,虽然维克托是个alpha,但是他什么都没做。【那你还做什么男人。】

“勇利,今晚上我想见你……”维克托趴在勇利身上,语气里带着一点点撒娇的意思“你就去嘛……”话罢,又抱着勇利装哭,说什么勇利不跟他好了好伤心……

“好了维克托,我去。”勇利无奈答应道,小小的高兴了一下下,他很期待今晚。






晚宴上,勇利身着十分简单,除了里边的衬衫和领带外,从头到尾都是黑色,裤子非常合适他,将他那细长的腿的线条完美地勾勒了出来。他闷不作声,把玩着着一块玛瑙红小玩意,据说,刚好21克,但并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

随着国王宣布仪式的结束气氛开始热闹,音乐响起,不少人跳起了舞。不一会,随着一阵惊呼,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声音的方向吸引了过去,维克托此时执着阿尔娃的手,走进了舞会的会场里,后面还跟着一个侍卫,大伙看了看,又融入到这场舞会中。

国王显得有些不快,因为他一直很想拉拢尼基福罗夫,好让自己的皇权稳固,也为了下一代的国王,此时看到维克托与别国的女人站在一起,很是不快,这打乱了他的计划。国王摸了摸下巴开始算计些什么。

这一路,维克托他们有说有笑,到了舞池中央,维克托亲吻了阿尔娃的手,并和她跳起了第一支舞。

谁都知道,第一支舞的对象,非常重要。

勇利望了望这对令人羡慕的男女,视线变得有些朦胧,心抽痛得不知如何是好。转身和玛利亚交谈,给了玛利亚一块令牌,狼狈地逃离了舞会。

维克托,这便是……你说的惊喜。

“喂,”勇利离开后,在一个小角落,玛利亚突然阻止了维克托与阿尔娃的谈情说爱,一旁的侍卫见状立刻上来拦截,玛利亚不搭理,将令牌拿了出来,一旁的侍卫见状便立马撤开。“殿下让我转告您,他今天看了一天书,困了,先回去了,有什么事明日再说。”

“这样吗……我知道了。”维克托看起来有点失落,不过很快又恢复了那似笑非笑看不出情绪的表情。

玛利亚见维克托不表示什么,就退下了,经过勇利可许,玛利亚可以在舞会上玩一天,拿酒的时候,看到维克托又开始和阿尔娃的侍卫交谈起来,阿尔娃的侍卫是个女性alpha,与阿尔娃不同,侍卫英姿飒爽,背挺得很直,但同样长得很漂亮,谈吐得体。

阿尔娃看起来,很寂寞,看着着维克托不知道说些什么,玛利亚心里不禁心里慢慢骂了句人渣,一下子想起了自己狼狈而逃的主子。

“去什么舞会,勇利还伤心着呢。”

好纠结啊……兄弟的话我又想写年下又想写弟控维克托。

【维勇】著名小说家x大学生(粉丝)

维克托27,勇利23
尽量不ooc,虽然肯定会ooc
有一点接吻写得很差
我认为维克托追勇利就是那种又快又猛的那种……【别打我】
以上ok?

02被坏男人抓住了

“是这里吗?”勇利拿着手机对着短信上的地址四处张望,听说克里斯给他推荐的交往对象的约会地点在这里,只需要在这里等他就好了。勇利随意地找了张长椅坐下,对着陌生的环境发呆。

今天的勇利打扮很普通,因为这个国家的冬天非常的冷,出门时戴了口罩和帽子,穿着厚厚的衣服,把自己裹得像跟粽子。

这一旁偷看的维克托忍不住笑了笑,才慢慢从他后面走过去偷偷将勇利的眼睛蒙起来,勇利有些惊慌地想掰开,却被维克托制止住,压低了声音,在勇利的耳旁问道:“猜猜我是谁?”话罢,在耳边吹了口气,引得勇利打了个颤。

耳朵是敏感部位吗?

“维,维克托?”勇利小心翼翼地问道,即使压低了声音,勇利还是听出了,维克托的手很暖,隔着手套也能感觉得到。

“猜对了,该给你什么奖励好呢?”

维克托故作苦恼地点了一下唇瓣,接着将勇利从长椅上拉起,左手爬上勇利的腰将其往自己身上带,右手抓住勇利的两只手在嘴边亲吻,用那时刻都在放电的冰蓝色眼睛深情地看着勇利。

“勇利……”

又来了,这样的叫法太犯规了。

勇利羞得将头低下,心里宛如灌入了蜜糖一般甜腻,还不等勇利反应过来,那人便用富有磁性的声音说起了这样的话。

“勇利,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男朋友了。”

“唉唉唉唉唉唉?”

“怎么了?勇利讨厌我吗?”维克托装作受伤地看着勇利。

“不不不,并没有。”勇利连忙挥手表示否认,自己怎么可能讨厌维克托,不过事情来得太突然就像龙卷风,他有些反应不过来。

“那就这么决定了,我可以牵你的手吗?”维克托笑着询问,朝勇利伸出手。

这……怎么可能拒绝。勇利似有似无地点了点头,把手搭在维克托伸出的手上,很快就被其紧紧握住,像是害怕勇利放手。

“勇利,你的手好像有些冷啊”维克托有些担心地将勇利的手拿起来看了又看,有些冻红“你冷吗?”

“不……其实没什么的。”勇利连忙缩回手,将手藏在身后。维克托有些无奈地把手套脱下,露骨那骨节分明的手,维克托的手真的又大又漂亮,非常好看,想着,大脑短路不经思考跟维克托比起了谁的手大,用自己有些肉肉的手跟维克托的手贴在了一起,但看起来比维克托小了一些。维克托有些疑惑地看了看勇利,但勇利的注意力全在手上。

“维克托的手好漂亮啊……”

话罢,维克托的手离开勇利,伸向已经带掉的勇利的腰和发丝中,小心地把勇利的头按向自己,想与他紧紧相拥,又怕伤了他。“勇利,你怎么能这么可爱。”

“//////”勇利没敢说话,但脸已经涨红得像个苹果,惹人忍不住咬一口,实际上维克托就这么做了,还咬了一口,这下子勇利完全羞得不敢做任何动作,整个人僵得不敢动,把头埋得低低的藏在维克托的肩上,手不知道放在哪里,只能虚抓着维克托的衣服。

“勇利也这样对你的前男友吗?”一直沉默的维克托突然开口,扭过头问勇利。“不不不不没有!”勇利连忙否认,从维克托的怀抱中钻出,与维克托对视“我和他在大庭广众不会做这事……我和他,最多只拥抱过,牵过手……”

“是吗?”维克托顿了一下,像个孩子得到了喜欢的东西一样露出了开心的表情。

勇利被维克托牵着在公园里走了一圈,虽然说风景很美,但也不由得有些累,看出勇利有些疲倦后,维克托找到了个小凉亭,让勇利坐进去。

“维克托为什么会想到公园来呢?”勇利像是突然发觉他们很久没说话了,随便找了个借口问了问。“虽然这里很漂亮。”但是人们约会不都是去些什么电影院,逛街,游乐园的吗?

“啊,因为我第一次跟你见面是在这里啊。”维克托像是很怀念,在勇利身边坐下,“克里斯带着你来参加我们的活动,你那时候像是喝醉了,居然拿着一块签名板,冲到我前面喊”维克托学着勇利那时候的声音说出了这句话,“‘维克托请给我签个名!’哈哈,真的是非常可爱,然后拉着我在光天化日下跳舞。”

“有这事吗?”勇利绞尽脑汁思考,发现一点印象也没有,不过,听着像是做很多了相当愚蠢丢脸的事情。维克托没有接勇利的话,继续说着他的事。

“我那时候就开始喜欢你了,所以经常去克里斯家串门就为了与你聊聊天,没想到到最后,你竟然被人抢走了,我出手太晚了。”话罢,维克托的眼神暗淡了几分,不过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放晴“不过现在,我不会再放手了,我的攻势可是相当的猛的。”

勇利有些震惊地看着维克托,感觉这一切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他有点反应不过来。不过话说回来……维克托最近对他的身体接触越来越多了……
不过最震惊的还是,维克托居然喜欢他……不过,好像自己很开心?“我现在已经是你的男朋友了,不是吗?”突然大胆起来,勇利做出这样的回答。

“是的。”维克托自信地点了点头,脸渐渐靠近勇利,额头互抵,手抬起勇利的下巴,大拇指摩挲起勇利的下唇,勇利被强行与维克托的眼对视,可以清晰地看到维克托蓝色的眸子里的自己,但同时又深不见底,将自己吞噬殆尽,但不知怎么的,心跳渐渐加快。

“勇利……可以吗?我想吻你”维克托见勇利不反抗,觉得还能再推进一步。

和维克托接吻吗……好像,好有点兴奋。勇利别过脸,像是在害羞,只见他小幅度地点了一下头,双手勾上了维克托的脖子。

维克托见勇利同意,一手滑到勇利的腰上,一手扯开勇利碍事的眼镜放在石桌上,看着勇利呆呆的脸勾起了一个性感的微笑,勇利紧张得不知所措。“勇利,你再坐过来一点,对,坐到我腿上。”

勇利乖乖地坐在维克托的腿上,等着维克托下一步动作。“勇利,我的攻势可是很猛的哦。”维克托又强调了一次这句话,勇利张开口想要说些什么,却被维克托全部吞进了一个吻里,维克托一开始只是舔舐着勇利的唇瓣,接着又把舌头伸进勇利的嘴里,舔他的舌头,与他的交/缠。

勇利觉得自己要上天了,因为他从来不知道这样会产生快/感,浑身酥酥麻麻地攀附维克托的身体,维克托见他开始适应,引导勇利把勇利的舌头卷进维克托的嘴里。勇利闭着眼,不敢睁开,只知道舌头刚入维克托的嘴里就被维克托抓着不放,吸允上面的津/汁,啃/咬它玩/弄它。

不知道过了多久,维克托才放过勇利,勇利挨在维克托的怀里,愤愤地说到“维克托!我开始考虑要不要跟你在一起了,这才第一天!我们就……”

维克托调侃到“我们就?”看着气得不想说话的勇利轻笑出声,用大拇指轻轻抹去勇利从嘴角流出的唾沫,当着勇利的面把唾沫含在口中。

“维克托!你不觉得很脏吗!”

“不觉得,勇利的身上的所有东西都是宝贝。”勇利听完,立刻远离了维克托,维克托依旧靠了上去,从勇利的身后抱住勇利,捏着他的手在耳边轻轻呢喃到

“勇利,你被坏男人抓住了哦。”

“//////”勇利将脸埋在手里,耳根热得发红,好烦啊这个男人。

可不知维克托今天最大的收获就是,勇利又离他近了一些。
【未完】

—————————————————————
完了感觉自己就是在东写西写,瞎鸡巴乱写

写好的文又删又减,总是觉得自己对故事发展的方向把握不好,性格不到位